墨子學說與基督教精神(下)

1835 期(1999 年 10 月 24 日) ◎ 古道今詮 ◎ 郭鴻標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墨子天志篇的理論最符合基督教堅定的信仰,因為天志就是上帝的意向。墨子說:「......然而正者,無自下正上者,必自上正下。是故庶人不得次己而為正,有士正之。士不得次己而為正,有大夫正之。大夫不得次己而為正,有諸侯正之。諸侯不得次己而為正,有三公正之。三公不得次己而為正,有天子正之。天子不得次己而為正,有天正之......」(註:次即恣,放肆之意。)意思是說:論到糾正天下一事,從來沒有自下正上的,一定是自上正下的。所以老百姓不能放肆地做而自以為是對,有士人來糾正他們。士人也不能放肆地做而自以為是對,有大夫來糾正他們。大夫更不能放肆地做而自以為是對,有諸侯來糾正他們。諸侯不能放肆地做而自以為是對,有三公來糾正他們。三公不能放肆地做而自以為是對,有天子來糾正他們。天子不能放肆地做而自以為是對,有上帝來糾正他們。

  以上墨子說得非常清楚,沒有人是在上帝掌握之外的。貴為一國之君的天子,甚或如聖經中的大衛王,都要用詩篇來讚美上帝;所羅門王還得向上帝求智慧呢。所以墨子又說:「今天下之士君子,皆明於天子之正天下也,而不明於天之正天子也。是故古者聖人,明於此說人曰:天子有善,天能賞之,天子有過,天能罰之。」可見上帝是公平的上帝,賞罰分明的上帝就是人類的生死存亡何嘗不操在上帝手中。傳道書八章八節中記載著:「無人有權力掌管生命,將生命留住;也無人有權掌管死期;這場戰爭,無人能免;邪惡也不能救那好行邪惡的人。」

  傳道書第三章:「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殺戮有時,醫治有時;拆毀有時,建造有時;哭有時,笑有時;哀慟有時,跳舞有時;拋擲石頭有時,堆聚石頭有時;懷抱有時,不懷抱有時;尋找有時,失落有時;保守有時,捨棄有時;撕裂有時,縫補有時;靜默有時,言語有時;喜愛有時,恨惡有時;爭戰有時,和好有時......我見上帝叫世人勞苦,使他們在其中受經練。上帝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又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然而上帝從始至終的作為,人不能參透(find out).....我知道上帝一切所作的,都必永存;無所增添,無所減少......現今的事早先就有了,將來的事早已有了......」。

  依照上面的經節看來,一切似是命定,何況上帝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我們尚未出生之前祂已認識我們,我們的終結一定也在祂的掌握之中。不是命定是甚麼?所以有人說:反正我們一生命苦,倒不如胡作非為。有的人說:反正我們一生富貴,倒不如安享榮華。正如非命篇中說:「執有命者之言曰:『上之所賞,命固且貴,非賢固賞也。上之所罰,命固且罰,不暴固罰也。』」意思是說:「主張宿命論的人說:『上帝的賞賜,是命運中應該得到的賞賜,我縱不好,也會得賞。上帝的刑罰,是命運中應該得到的,我縱使不為非作歹,也必受罰。」殊不知胡作妄為的人,竟使他的命苦上加苦;想安享榮華的人,竟使他失去一切的富貴。他們的一切早為上帝所洞悉。因此,命雖暫定於今日,明天還得按照天志(上帝的旨意)全力以赴的。這就是基督徒一般不輕易依賴命運的原因。

  墨子的非命之說,就是否定命運。縱然有命運,命運是一回事,一生的作為是另一回事。因為一生的作為,將構成終結的命運。

  非命下,是故子墨子言曰:「今天下之士君子,中實將欲求興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當若有命者之言,不可不強非也。曰:命者,暴王所作,窮人所述,非仁者之言也。今之仁義者,將不可不察而強非者,此也。」意思是,所以墨子說:「現在普天下的君子,心中真的想為天下謀利益,除去天下的災害,面對主張宿命論的人,不能不加以反駁。因為宿命論是暴君所造,由窮困的人所傳開的,不是仁者所說的話。現在想施行仁義的人,不可不審察而加以反駁的理由就在這裡。」

  

【要聞】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癌病答客問】

【親密家庭】

【餘暉集】

【資訊年代】

【溪水旁】

【教會圖說】

【牧養心聲】

【如情未了】

【交流點】

【古道今詮】

【商數啟示】

【童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