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驢(上)

1953 期(2002 年 1 月 27 日) ◎ 宣教千里 ◎ 驢駒子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每次看到這裡的人打驢的時候,心中總有一份不忍。驢是本地人主要的運輸工具,但他們看待驢的方式是非常不仁慈的,每當驢子鳴叫時,那聲音真是像是在哀鳴,又像是在為自己的生命嘆息。當我看到本地人的生活形態及表現時,我心中也有很多嘆息!

  住進宋族人的家庭後,我心中的嘆息更多。目前,我處於很強烈的文化衝擊中。我的情緒起起伏伏,時而感到受屈,時而感到很深的孤單,時而感到很忿怒,時而感到自己很軟弱。時不時有很多掙扎湧上心頭。但,感謝主,當我愈覺無助時,我的心靈渴慕更深的尋求主,更深的呼求祂的同行。

  在我所住的大家庭中,家中是四代同堂。以祖母為首,她共有二子二女,全都已成家立室。兩個兒子與母親同住,兩個兒子都有兩位太太,故在這個大家庭中有很多很多小孩子及少年人。我所住的家園共有兩排矮房子,一排朝北,一排朝東。朝東的房子住上兩位太太。朝北的房子住上兩位太太,祖母和一位已故太太的孩子們同住,我住在他們隔壁的一個單位。有一廳一房及浴室,廁所在屋外近園子的出入口。隔天,我請我的家務助理取水,以供飲用及洗濯用。這裡有電供應,故每房人都有電燈,非常不錯。但,不能盡情用,因為電費貴及電子弱,故只在晚間有需要時才開。由於一條小電纜的分流很多,故時不時出現電線短路,不足為奇!至於其他電器則欠奉。

  關於飲食,我是與「家中人」同吃的。早上是fonde,是糊狀的東西。中午我和同事一起訂飯吃,是當日的主餐。晚上,我回家吃,是傳統的非洲餐,couscous(將白粟米磨成沙狀的東西)加上磨碎的蠶豆葉,加上咸魚汁,這晚餐很是單調,但吃慣了也不難接受。

  與本地人同住同吃的衝擊是:他們在門前開放的空地上煮食,四處塵土飛揚,他們的食具僅用有限的水清洗。他們用左手清理完孩子的流涕,隨手往牆邊抹一抹便了事。孩子們若吐了,他們用沙混合廢物,然後掃去,再用少許清水沖一沖。我看到此情此境,心中嘆息,難怪他們的皮膚經常發炎生瘡,我的消炎藥膏相信很快會用完,因為他們常問我取藥。

  註: 宣教士有如驢駒,運送福音,途中也有被打被罵及有理說不清的苦況,除了這位隱名的宣姐禱告之外,更請記念你熟悉的在外頭為主辛勞的福音大使們。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聯會特別事工】

【教會之聲】

【畫中有話】

【誠心所願】

【文林】

【雲彩見證】

【親密家庭】

【餘暉集】

【資訊前線】

【教會圖說】

【神學縱橫】

【宣教千里】

【牧養心聲】

【男人傳奇】

【如情未了】

【交流點】

【市井心靈】

【父母也EQ】

【心靈照相機】

【一個人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