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福音的畢生~楊牧谷牧師喪禮慰勉辭

1953 期(2002 年 1 月 27 日) ◎ 文林 ◎ 梁家麟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楊牧谷牧師的家人及三百多位親友,上週末(一月十九日)早上假沙田神召神學院禮堂,為本月初在英國安息主懷的神學工作者楊牧谷牧師舉行安息禮。當日出席的親友均帶著懷念的心情,緬懷楊牧師恰似耀眼煙花的一生。

  享年五十六歲的楊牧谷曾經說:「生命的神蹟的確如煙花,當你願意讓生命迸出耀眼光芒的時候,就能叫身旁的人嘩然。」在安息禮拜中致慰勉辭的梁家麟牧師,與到場人士一同回顧楊牧師精采的事奉歷程,參與的人都深受感勵與鼓勵。謹將慰勉內容與讀者互勉。

  哥林多前書十五章五十至五十八節與希伯來書十二章一至二節告訴我們兩個重要的真理:第一,一個註定得勝的生活,連死亡亦被得勝吞滅。第二,我們前頭有一些如雲彩的見證人,他們以自己的生命來見證了基督信仰。不過,今天我們主要是讀人而不是讀經,所讀的是上帝在楊牧谷牧師身上的作為。

  我們所親愛的弟兄,也是在座當中眾位親友的至愛家人:楊牧谷牧師,已經離開我們,回到天父的懷裡,息了地上的勞苦。

  在座的我們眾人,各自在不同場合認識楊牧師,對他的身分有不同的認識,最普遍的是稱他為牧師、博士、作家、教師、講員、神學工作者、傳媒工作者,我自己慣常叫他Dr. Yeung;但他最珍貴的身分,其實是作為一個基督徒,以及由基督徒派生出來的上帝的兒子、主的僕人。基督信仰貫穿著楊牧師的一生,他認識信仰、服膺信仰、經驗信仰、實踐信仰、傳揚信仰,以所言所行見證信仰的真實性。抽走基督信仰這個元素,楊牧師的一生便是支離破碎的,再也拼合不出一幅完整的圖畫。

  

  親密家庭顯主愛

  楊牧師生長在一個幸福的家庭,有愛他的父母與兄弟姊妹,他的童年沒有甚麼遺憾;我相信日後他之特別注重家庭生活,喜歡造飯弄菜,與妻子兒女有親密的關係,與他在少年時代對家庭的正面經驗息息相關。在此,我相信楊牧師在天之靈,仍然會感謝生他育他的父母,以及陪伴他成長的各位兄弟姊妹。楊牧師的一生,見證了你們對他的恩情,你們真的很好。

  基督徒相信生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我們在還未出母腹之先,上帝便已經揀選和模造我們。因此,我肯定楊牧師相信、他的父母、他的兄弟姊妹、他的家庭,都是上帝特意為他安排的。你們是上帝給他的禮物,你們是上帝派遣的天使。早在我們尚未認識上帝以先,上帝便已經認識我們,愛我們,在我們生命裡佈置各樣的恩典。

  楊牧師對世界對人有一個積極的態度,這一方面與他在日後認識基督教的創造論,知道自己活在天父所創造的世界裡相關;另方面亦與他自出母腹以來便經歷上帝的恩典有莫大的關係,這是一個滿有恩情的世界。因此,他總是懷著喜悅而好奇的心來生活。面對不合理的事,他憤怒而不至憤世嫉俗;特立獨行,但沒有涯岸自高的不屑;遇挫折,被擊倒而不被打倒,不絕望,亦沒有強烈的欠債感。

  

  信心路上證主恩

  楊牧師在念中學期間認識耶穌基督,知道祂是宇宙間獨一的上帝,是創造天地的上帝,亦是為了人犯罪墮落的緣故,甘願來到人間拯救人的上帝。上帝是愛,耶穌基督為人帶來新的生命,他認罪悔改,接受耶穌基督作為他生命的主。為了表達自己的生命業已徹底改變的事實,他把名字由楊文輝改成楊牧谷。我沒有機會問楊牧師的父母與兄弟姊妹,甚麼時候知道他改了名,當時有沒有提出反對。不過,我相信你們都可以證明楊牧師在相信耶穌以後,生命有了很大的改變。作為最認識楊牧師的親人,你們當然不會像在座的我們般,對楊牧師有尊崇的感情,但你們卻是最能證明他是個言行一致、有道德有人格的人,基督信仰對他一生的影響是夠大的。更準確的說法,那位真實活著的耶穌基督,在楊牧師身上的影響是浩大的。

  耶穌基督不但是楊牧師的救贖主,也是他生命的主宰。他在認識耶穌後不久,便決定一生委身於傳道職事,中學畢業後投考神學院。其後終身都在基督教會工作,從事文字工作、神學教育、主領聚會,訓練栽培信徒,協助教會牧養。他由作為上帝的兒子,進而成為上帝的僕人。如同師母所說,楊牧師一生都非常敬重自己作為主僕的身分,從不肯輕忽任何交付他的工作,忠於所託,竭力事奉。

  沒有人會為一個虛構的東西奉獻一生,楊牧師將他一生都押注在這個信仰之上,顯見對他而言,這個信仰是真真實實的。上帝是真實的,耶穌基督的拯救是真實的,基督信仰所揭示的那個對將來的盼望也是真實的。

  

  事奉生涯盡己心

  在從一九六八年開始至二○○一年的事奉生涯裡,楊牧師最大的職事是傳揚上帝的道,包括以文字寫作與口頭傳講兩種方式。直到他逝世為止,他已經出版了一百零四本書,此還未計算他以漫畫及錄音帶出版的作品,範圍包括聖經詮釋、神學研究、時代反省、生活應用的不同種類,有極其嚴肅的神學論著,有活潑輕鬆的生活小品,讀者群遍及教會裡與教會以外,包括許多非信徒。若是作者自己親筆撰寫才計算,他是至今中國教會裡最產量最豐的華人神學家。

  在座當中認識楊牧師的人都知道,他每天半夜爬起床便開始寫作的生涯,每天工作十多小時,終年不斷,以工作為樂。他謙稱自己不是聰明的人,得將勤補拙;但在我們看來,他是既勤又敏,故能做出這樣超凡的成就。表面上說,楊牧師是個勤奮有紀律的人,故能孜孜不息的寫作;但骨子裡,我們知道他在心中有一團火,就是上帝賜給他的那個真道,對世界的洞察,對人生的悲憫,對生命的敬畏,對教會的關切,對福音使命的全情投入,他是一個有道可傳、有道不能不傳的傳道者,他是不得已的。惟有是這樣一個被上帝的道所感化、所焚燒的傳道者,才會十年如一日的半夜爬起床揮筆疾書,即使在其晚年忍受疾病的煎熬,仍然沒有放棄。聽過他講道的人,都可證明他的全情投入,聲嘶力竭;就算是抱著病軀,一站在講台上便換了另一個人。他不是在傳述某些抽象虛渺的道理,不是做「名嘴」、「搞talk show」,而是在見證生命之道。講者與所講的道是連為一體的,他所說的都是他所信的和他所活的。

  楊牧師最後要寫的一本書是《生死與命運》,我們如今已看到這一本書,是這位作家和他的作品。

  楊牧師不僅相信一位創天造地的主,不僅相信耶穌基督於二千年前曾降臨人間施行拯救,他更相信這位上帝如今仍在掌握萬有,仍在垂顧我們這群在現實生活中勞苦愁煩的人,仍然有祂的說話要對這個世代的人述說。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上帝豈不也是今天的上帝?那位昔日在加利利湖邊撫摸醫治拯救有需要的人的耶穌基督豈非今天也在工作?祂仍然對我們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得安息。」弟兄姊妹,各位親友,上帝仍然對我們說話,上帝是活著的上帝,祂沒有撇棄我們,沒有撇棄這個世代。為了證明上帝的關愛,楊牧師擺上他熾熱濃縮而不算太長的一生。

  

  奮戰癌病勝撒但

  楊牧師的事奉生涯並不算很順利,忠於上帝真道的人無法取悅所有的人;他的健康亦不大理想,才四十多歲,正值盛年的日子,便患癌症,嗣後用了差不多十年時間與癌症奮戰。這種種艱難的經歷,甚難為我們所羨慕。上帝在他生命裡的拆毀,與建立一樣多。感謝主,楊牧師是一個順服上帝的人,他一方面為上帝工作,另方面接受上帝在他身上的工作,認定這都是為了他的好處。他竭力爭取生活裡最大的可能性,在任何逆境下都勉力前進。他與癌症的戰鬥,是個可歌可泣的故事,是個信心與勇氣交纏的故事;他正視癌症,認識癌症,討論癌症,應付癌症,以生存與死亡來勝過癌症。

  我們可以簡單地說楊牧師是一個勇敢的人,但除卻匹夫之勇外,真正的勇氣往往來自人的信念,就是我們相信甚麼、盼望甚麼。楊牧師不僅相信上帝的存在,更認定上帝在他的生命中有絕對的主權。他不認為任何人間的勢力有權加害於他,甚至連撒但亦沒有這個權力,他既然是屬於上帝的,便只有上帝在他身上有發言權,所有事情,包括各種的困難病患,若非上帝允許,都不可能發生。因此,他宣稱包括患上癌症在內的所有遭遇,都是上帝親自促成的,並且是為了一個不能不如此的理由而促成的,縱然他不一定了解箇中底蘊。既然一切都出於上帝,都出於上帝的愛,那便勇敢地迎向它吧。沒有委屈,沒有忿怒,沒有遺憾。楊牧師宣稱,一個宣認上帝主權的人,一個將自己委身給上帝的人,是不會被打敗的人,撒但、死亡,統統是註定要失敗的。如同保羅所說:「死被得勝吞滅」。

  

  蓋棺定論真主僕

  蓋棺定論,楊牧師若是一直受僱於某個機構,便不可能專注於寫作,亦不容易維持一個較高的視野和胸懷來為這個時代守望。楊牧師若非遭遇這麼多生死劫難,生命不可能給磨練得這樣純粹剔透,躲在書房裡所寫出來的作品亦不可能這樣有血有肉,觸動人心。

  楊牧師個性堅強,但也是個柔情的人,他非常珍惜關愛身邊的人,對家人和朋友有情有義。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他的工作常常是排滿日程表的,一分一刻都捨不得浪費,但他卻願意為人的需要的緣故,放下或押後手中的工作。他在近年間常常到醫院探望癌症病人,又推動的探病事工,身體力行地活出馬太福音二十五章的要求。他所最關懷愛顧的,自然是他的太太與兩個寶貝的兒女,不然我們這些外人就不會知道他的廚藝是如何了得。玄熹、玄風,我知道你們對父親有許多美妙的回憶,你們必然以父親為榮;而我可以補充一句,許多時我找楊牧師談話,兩個男人多數都是講一些言不及義的所謂大課題,但楊牧師還是常常提到你們,他不僅以你們的成就為榮,以你們的困擾為念,他實在是依戀你們的。

  對在座當中的基督徒朋友,我也願意講幾句心聲。有一首歌很能代表我們的感受,就是Find Us Faithful。歌詞說:我們走在一條狹窄的天路上,前面已有先行者,他們激勵信者,安慰疲者,他們的生命成了上帝恩典的明證;有雲彩般的見證人包圍著我們,讓我們在奔跑時不僅為了獲得獎賞,也是為使後繼者能有一個更好的信仰遺產可供繼承;願意他們在檢視我們一生時,說我們是忠心的,我們的委身照亮他們的路途,我們留下的足印成為他們的路標,我們的生命榜樣啟發他們更順服。

  我相信這是我們在檢視楊牧谷牧師一生時最大的感受,他真是忠心地服事了這個世代。這兩個星期我都禁不住有心中的悲愴,香港教會失去了一個先知,一個木鐸。雖然師母不斷提醒我們,要我們起來接楊牧師的棒,我自己亦會立志更忠心地事奉,但心底裡我知道,我們怎樣做也不可能做回楊牧師所做的工作了,這不僅是由於我們才幹能力的未逮,也是因為我們每個人在上帝面前都有自己的一盤賬,沒有人真的能繼承或取代另一個。因此,上帝為香港教會預備了一位先知,導引我們更好地迎向九七,面對及經歷政權轉移與時代變遷,為此我們感恩;但楊牧師的離去,亦意味著這一章歷史的結束。為此我無法不有落寞愴然的感覺,下一章會是怎樣的呢?

  無論如何,上帝仍然是宇宙的主,我們生命的主。如同楊牧師所言,生命是不需要告別的,只需要迎向。楊牧谷牧師已經完成了世間的路途,回到上帝為你設定的榮耀裡去;我們只能和應希伯來書作者的說話:「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如同雲彩圍著我們,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

  (小題由編者加上)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聯會特別事工】

【教會之聲】

【畫中有話】

【誠心所願】

【文林】

【雲彩見證】

【親密家庭】

【餘暉集】

【資訊前線】

【教會圖說】

【神學縱橫】

【宣教千里】

【牧養心聲】

【男人傳奇】

【如情未了】

【交流點】

【市井心靈】

【父母也EQ】

【心靈照相機】

【一個人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