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所餘無幾

2981 期(2021 年 10 月 10 日) ◎ 連載小說《捨得》 ◎ 寸草心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沒有機會上戰場呢,是駐守珍珠港。退役後回來才知道家已不在了,因為爸媽早就先後過世,二人都是積勞成疾……」說到這裏,老人不禁沈吟。

  沒會錯意,甄曉易暗自舒了一口氣,卻不知如何回應才是。正想像着上一代移民的辛酸,拼命在腦袋搜刮安慰的詞語的時候,只聽見長老淡淡一句:「然而,一想到他們現在都住在天堂,我就心感安慰,因為將來大家還能夠在一起。」

  人死不就消失了嗎?將來還能一起?就像我們中國人說死後去見閻羅王,甚麼住在天堂?不也是迷信嘛!她一肚子狐疑,可是不敢直說:「那麼,您後來怎樣生活呢?」

  「我加入弟兄會之後,一直在這裏與其他修士同住,日用飲食都有上主供應。」他朝聖母小像那邊雙手合十,神情安詳又滿足,「上主賜下比我個人需要的更多,於是就用政府發的軍人長俸設立獎學金,幫過三位華裔學生,馬來西亞的珍妮已畢業回國;新加坡的露絲去了美東工作;中國大陸的寶兒仍在讀書。」

  她必須全神貫注地靜聽才不會走神,這時長老緩慢地伸出滿布針孔的右臂:「直到糖尿病嚴重才停止,往返醫院洗腎愈來愈頻密,最近每週要兩、三次。很感恩政府有醫護專車接送,費用全免。」她只瞟一眼就不敢再看,耷拉着腦袋想:衰殘成這樣,也該為自己留個錢養老吧?況且資助過三人,應該所餘無幾了吧?

  趁長老停頓的空檔,她瞥見窗外夕陽下的松樹枝頭歡跳的麻雀,不禁又想起家鄉那邊的鳥兒見人就躲,那時來家裏找爸爸幫忙的人多麼低聲下氣啊。反正獎學金沒指望了,剛想告辭,卻聽見長老用混濁不清的中文說起話來。腔調雖然古怪,但近似粵語,讓她心頭一暖,豎起耳朵和爸爸老家的鄉音對比着,尚能猜出他在講一些童年趣事。

  用粵語聊着聽着,一種久違的親切和恩慈,漸漸驅散多日來寄人籬下的自卑、不安,她覺得長老就像家人一樣:「……您還能講家鄉話真好,按廣東人的習慣我不如叫您『鄭伯』吧?」他像個小孩一樣快樂地連連點頭,左手搔搔耳朵:「可惜沒有機會去先父的故鄉看看,只聽說是在……」落日微弱的餘暉透過潔淨的玻璃窗灑在一張飽經風霜的黝黑臉上。

  可惜,無論他重複多少遍家鄉的名字,甄曉易仍是聽不懂。她想幫他了解那地方,正在抓耳撓腮之際, Susan用托盤捧着六份沙拉和麵包送到長餐桌上,原來小白樓的晚餐時間到了。見面結束的一刻,鄭伯出乎意料地說:「別擔心,好好讀書。我明天會聯繫財務顧問,探討一下提供獎學金的可能性。」

  (下期再續)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釋經講道】

【特稿】

【培靈奮興大會 禱文】

【咀嚼聖經】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牧心世情】

【環迴新界賞教堂】

【生命教育】

【畫出深情】

【譯經隨筆】

【連載小說《捨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