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傑作

2938 期(2020 年 12 月 13 日) ◎ 心靈絮語 ◎ 李碧如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舞台春秋》雖然拍於近七十年前,有聲電影才剛剛開始,一切都是新嘗試,但查利卓別靈對電影語言的運用卻已相當純熟,甚至比今日的許多導演更出色。

  片子開始,失意舞者躺在床上,手上拿着酒瓶蓋,鏡頭一轉,觀眾看見門下塞着毛巾,立即聯想到她自殺了。然後,醉酒的卡貝羅從外面回來,走到梯口,索了一下鼻子,再低頭看到門底下的毛巾,立即破門而入。從頭到這裏,一句對白都沒有,就讓觀眾明白了事情始末。查利善用肢體語言,發揮默劇的最大優點。反觀香港某些低手導演,往往「口水多過茶」,劇情一味由劇中人口述,觀眾不看畫面,只靠聽便能知劇情推進,更似是廣播劇多一點。

  另外一幕,卡貝羅把年輕舞者介紹給劇場老闆,一曲舞罷,老闆驚為天人,立即邀請她加盟,然後大家簇擁着舞者離去,剩下卡獨留舞台一角,完全被遺忘,舞台燈光一盞一盞熄滅,最後是一片漆黑。將卡貝羅的難堪刻劃得淋漓盡致。他賞識的舞者得到別人認同本來值得高興,但「只聞新人笑,不聞舊人哭」的勢利對這位孤單的伯樂又是何等無情!

  電影末段,成名舞者反過來幫助失意的卡貝羅,收買觀眾進場「做媒」,鼓掌歡呼尖叫給予反應。觀眾一次又一次的歡呼,從開始的交差,到真心欣賞,最後熱烈叫「安哥」,那個羣戲不着一言,卻能讓觀眾看出其中變化,怎不叫人讚歎。

  電影更值得欣賞的是結局不落俗套,查利沒有把成功舞者寫成忘恩負義之輩,也沒有把年輕鋼琴家寫成橫刀奪愛之徒,戲中人都是有情有義的君子,叫人在冷酷無情的世界仍感受到溫暖,不致絕望。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城市心靈】

【天角一坊】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教學抗逆】

【旅遊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園】

【畫出深情】

【福傳中華踏腳石】

【譯經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