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甚麼樣的世代

2759 期(2017 年 7 月 9 日) ◎ 釋經講道 ◎ 梁銘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可用甚麼比這世代呢?好像孩童坐在街市上招呼同伴,說:我們向你們吹笛,你們不跳舞;我們向你們舉哀,你們不捶胸。約翰來了,也不吃也不喝,人就說他是被鬼附着的;人子來了,也吃也喝,人又說他是貪食好酒的人,是稅吏和罪人的朋友。但智慧之子總以智慧為是。」(太十一16-19)

  「那時,耶穌說:『父啊,天地的主,我感謝祢!因為祢將這些事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出來。父啊,是的,因為祢的美意本是如此。一切所有的,都是我父交付我的;除了父,沒有人知道子;除了子和子所願意指示的,沒有人知道父。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裏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裏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太十一25-30)

  聞吹笛沒有人起舞、聞哀歌而沒有人捶胸。是心靈麻木?是思覺失調?耶穌有感而發「這是一個甚麼世代啊?」

  「世代」可以簡而言之,也因應經文意境,可以指某地方、某時期的文化,成為生活潮流、方式。不是波濤洶湧,只是暗流、暗湧,成為一股無形的帶動力,構成社會風氣、生活文化。

  一、智慧文化

  「這是一個甚麼世代啊?」是羅馬帝國,承接希臘帝國的文化,普及其屬地,包括巴勒斯坦猶太地。猶太地得益的是聖經文字入軌。不過也帶來哲理對福音的質疑,是一個不合理質的、謎信的宗教。在「理質」的批判下,被看為「愚拙」的。難怪在「福音」中不起舞、不捶胸!

  殊不知這「理」(LAW)本於上帝,是為「真理」。而上帝也是按「理」創造萬有,萬有也循「理」運作,因此,天有紋(理)、地有理、物有理、事有理,甚而生理、心理、數理⋯⋯都有跡可尋,成為科學的依據。小至原子、大至天體都伏在「理」中,否則招致破損或毀滅。今日談癌色變,與精神失控,莫不是生理、心理出現問題。

  殊不知這「理」在始祖中遭破損,只留殘餘在物質界中。生命的「理」已蕩然無存。

  有賴基督「道」成肉身。所以耶穌敢說「我就是真理、道路、生命」。但卻不是憑肉體智慧、理質可尋此真理。正是若不是聖靈感動,沒有人能稱耶穌為主。

  最諷刺的,耶穌卻用人所看為愚拙的「理」去拯救相信的人。

  二、神蹟文化

  猶太人一直以摩西五經為首本,摩西所行的十大神蹟與驚天動地的紅海分裂,都是膾炙人口,深植民間之談。形成在宗教也是以「神蹟」為時尚、指標。

  難以想像彌賽亞會是被殺的羔羊,屈死在十字架上,成了他們宗教信仰上的巨形「絆腳石」、仆跌在其上。

  神蹟文化的一個危機是引人「吃餅得飽」的信念,俗稱「有奶便是娘」。

  其實神蹟可謂一個「符號」,今日也是一個符號世界,藉簡單、矚目的符號、表達背後的含義,否則「符號」對他毫無作用,犯例也不知、危險、死亡⋯⋯也置若妄聞。

  外邦人固然在「智慧」中倒成了愚拙;猶太人卻在「神蹟」中成了信仰的絆腳石。

  他們都在主觀中,諸多批判,施洗約翰來了,不吃也不渴,人說他被鬼附。人子來了,又吃又渴、人又說他貪食好酒。

  結語:

  聖靈降臨期第五主日,就讓聖靈對我們的固執,有更徹底的拆毀。

  讓我們有一顆溫柔的心,聞歌起舞、睹哀捶胸。正如保羅所說「靠主常常喜樂」這是信仰的表達。又說「我是大有憂愁、心裏時常傷痛⋯⋯」

  這是一個甚麼世代?「獅子山下」已成過去。今日潮流:即食、撕裂、抹黑⋯⋯。讓我們存着福音心腸面對世代、又面對自己。

  梁銘(禮賢會紅磡堂榮譽顧問牧師)·聖靈降臨後第五主日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品蘭集】

【教會觸覺】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城市心靈】

【家庭牧養】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

【路德的蘋果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