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了的「見證人」

2756 期(2017 年 6 月 18 日) ◎ 傳道故事 ◎ 樊樂軒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大學時期曾有幸帶領院校團契,故有較多機會接觸不同福音機構和友校團契職員。當年的事奉,深深影響着我對合一的看法,亦幫助我往後在傳道人生涯裏,更能體諒各人的限制,同時亦學習多去欣賞別人。

  當年校園的信仰主題大多環繞信徒合一。相較以往,那幾年漸漸冒起很多跨宗派和跨機構的祈禱會、敬拜讚美聚會、聯合佈道和奮興營。因着那時的信仰氛圍,我曾做了一個很有趣的舉動,就是一方面成為學校團契的團長,同時卻住在另一基督徒組織所設的宿舍裏。任職團契期間,在沒影響自身職務前提下,我亦參與了別的基督徒組織的短宣,亦間中參與其他組織的事奉。

  若要說去體會「橫向」的合一,與周遭不同宗派背景的人為福音為上帝而彼此合作,我可算是有很深的體會。

  然而,我的舉動卻惹來團契某些已畢業的師兄姐的不滿,因為他們並不認同那些機構做事工的方法,認為我若參與,便是認同他們的做法。這個問題,曾困擾我一段時間。不過,有天讀經的時候,卻剛好讀到提摩太後書二章一節﹕「我兒阿、你要在基督耶穌的恩典上剛強起來。你在許多見證人面前聽見我所教訓的、也要交託那忠心能教導別人的人。」

  沒錯,合一是重要的,我們靠着聖靈,與身旁同為福音作見證人的弟兄姊妹以愛彼此扶助。然而,當我們考慮合一的問題,會否只考慮「橫向」層面,而忽略了「縱向」層面?

  所謂見證人,並不一定指現今的,與我們身處同一時空的弟兄姊妹。已逝去的,在歷史裏面曾出現過的信徒,也應是我們合一的對象,因為我們所領受的教訓,除了從聖經裏得到,也是從過去的信徒那裏「聽見」的。同樣,我們教會裏面的下一代,那些年輕的事奉者,甚至是我們現在還未曾看見的,但深信上帝會繼續加給教會的新信徒,也應是我們合一的對象。因為我們有責任,將我們所聽見的交託他們。

  合一,從來都是超越時空、地域、文化界限。當我們嘀咕上一輩思想保守,不懂變通時;當我們慨嘆下一代缺乏能授予重任之士,缺乏吃苦、開荒、火熱的心,我們不妨放開胸懷想想,與過去和未來的弟兄姊妹合一,這難道不就同樣是主的託付嗎?

  那時,我選擇尊重師兄姐,放低了一些與其他組織有關的事奉。這並不代表我放棄與其他組織合一。因為,卸任後沒了身分的尷尬,師兄姐們也是樂意讓我參與的。不過更重要的,是我願意與這班「過去的」信徒合一,也願意讓「未來的」團友知道,「縱向」與「橫向」的合一,同樣重要。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品蘭集】

【雲彩見證】

【信仰通識】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城市心靈】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智慧男本】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

【路德的蘋果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