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死,焉知生?

2645 期(2015 年 5 月 3 日) ◎ 品蘭集 ◎ 文蘭芳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牧師跟我們說,他在死之前要先舉行安息禮拜。

  他說,我知道我死了以後,會有很多人來,他們會一直講我怎樣好,他們怎樣愛我等等,這麼多好的說話到時候我躺在那裏都聽不到,所以我要在死之前舉行喪禮,親自去聽那些說話。

  這個主意真不錯,我也想自己去聽別人捨不得我、想我的好處等等的說話,可惜就是時間安排很難準確有效﹗上主不會告訴我們甚麼時候會死。

  能夠坦然談死,甚至開點玩笑,至今我只在真正信主的羣體中遇到這樣的人—也許有其他大德之士而我孤陋寡聞,無論如何,必須對死亡沒有深深的恐懼才可以這樣做—我想人很難對死亡完全沒有疑懼,但有永生盼望的人不太懼怕。

  談論死亡,我們才能直面那不可知的、叫人不安的一切東西。恐懼憂疑好像一團黑霧,會在人心內盤旋擴充,把人壓得透不過氣來;但把它帶到陽光之中,放它在公開之處,它就變淡變弱,無所作為。

  談論死亡,你會發現其實我們無法真正談死,我們只能談生。談死後的安排,即是讓生者知道怎麼辦;談死的威脅,即是談現在生活中留戀和珍惜的東西,甚或是面對自己的一些遺憾和懊悔,這仍然是與生有關。這個話題很有趣,它總是會回到現在的生活中去。正如我們牧師講的一番話,也不是指向怎樣才可以安排沒死之前的葬禮,而是問一個問題︰假如你覺得我很好,為甚麼要等我死了才說出來。如果你覺得我對你的人生有一影響,最好及早告訴我。這才合乎生命的意思,才不會叫死亡帶來遺憾。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品蘭集】

【雲彩見證】

【一起走過從前】

【傳道故事】

【城市心靈】

【心靈絮語】

【新聞捕手】

【爸爸劉言】

【牧心世情】

【經典看人生】

【親密關係】

【香港教會巡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