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

2645 期(2015 年 5 月 3 日) ◎ 經典看人生 ◎ 許立中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當然他也跟其他人一起念誦:根本沒有其他的可能。假裝你的感受,控制你的面容,做其他所有人做的事,那只是一種本能的反應。」 佐治歐威爾,《1984》

  歐威爾的《1984》該是無人不曉的罷。那個在我們看來匪夷所思的極權國度,確實曾經是世界一半以上人口的夢魘,無論你叫它做封建、納粹、共產,抑或現在的伊斯蘭國。

  或許你也曾經想過,其實只要有一部分人起來反抗,統治者都不可能那麼容易得逞。可是紀錄片所見,只需要幾個人手持武器,就可以叫數以百計的人乖乖就範,甚至在行刑前為自己挖掘墳墓。難道他們不知道,不管對方的武器如何精良,只要他們一齊起哄,對方無論如何是無法鎮壓得住的。

  以常理推斷,少數人當然不可能長期奴役大多數人。但當權者充分明白殺一儆百、殺雞儆猴的道理。只要適當地散播恐懼,讓被壓制的人以自身的安全為首要的考慮,甚至授予部分被奴役的人以奴役人的特權,那麼事情就易辦得多。在生存的原則下,「假裝你的感受,控制你的面容,做其他所有人做的事,那只是一種本能的反應」。

  最近在互聯網看到一段有趣的短片:不同的家犬習慣了用打開的門出入房屋,以致當主人拆去門上的玻璃或紗網,狗狗還是不敢稍越雷池。直到主人將那其實早已挖通了的門框打開了,牠們才經由打開了的門縫離開屋子。

  這使我記起劉蓉的《習慣說》。無論是家庭生活、教會生活抑或政治生活,即或在外人看來是如何奇特、不可思議,一旦習而為常,當事人大都能夠「既久而遂安之」,視之為理所當然,「根本沒有其他的可能」。倘若被撥亂反正,重納正軌,他們「則反窒然而不寧」,甚至為所重獲的自由而感到罪咎。

  當然,在歐威爾看來,不管人們對荒謬的處境如何習以為常,都總會有一個溫斯頓史密斯看出制度的問題而拒絕屈從。只是自古以來,這些人都大多被視為異端,殉道以終。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品蘭集】

【雲彩見證】

【一起走過從前】

【傳道故事】

【城市心靈】

【心靈絮語】

【新聞捕手】

【爸爸劉言】

【牧心世情】

【經典看人生】

【親密關係】

【香港教會巡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