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夢外

2426 期(2011 年 2 月 20 日) ◎ 童話人間 ◎ 林沙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最近,我們相繼夢見爸爸。

  夢中的我好像為躺在床上的他抹身,他忽然張開眼,我驚愕:爸爸你不是已去世了嗎?鏡頭一轉,我躺在床上,爸爸拿著兩根不知是草還是樹葉在我身上掃。夢裡的爸爸很沈默,做各樣的事,都閉著口的,卻很有勁,合乎他生前的形象。

  那是我生日的前一兩天,也就是他死忌的數天前。家人問,是不是提醒我們要去掃墓;我也笑說,或許爸爸記起我生日,為我「淨身」。在他生前,說起來做起來,就算硬崩崩的,其實裡面也包含了疼愛和關心。

  姐姐夢見一家人吃晚飯,爸爸卻獨個兒坐在一個角落,然後突然伸手過來找吃的,還說,給我一點吃的,我很久沒吃了。

  姐姐的夢發生在年初一的前幾天,說起來帶點驚嚇,但好像比較容易對號入座。她問,是不是爸爸也想和我們一起吃團年飯;我也會問,是不是你在團年日子記掛著爸爸。

  像姜文的電影《讓子彈飛》,劇情簡單,卻好像充滿隱喻。「就讓子彈再飛一會吧!」一句對白展開了魔幻的情節,超越現實─急甚麼呀,子彈自然會去到它要去的地方,我們要做的就是等─如此的從容不迫,隨遇而安,人生自會有它應走的路。現實太實在叫人透不過氣,夢般的謎樣人生卻叫人反覆思量,回味無窮。

  夢的意象給人無限的聯想,藉著與夢的對話,人能對內在的潛意識有更多的認識,甚至發現自己平日不會輕易察覺的心思意念,從而對內心世界有更深入的瞭解。

  媽媽說,我們娘家那隻肥龜陪爸爸去了,而且就在爸爸死忌那一天。說來真巧合。肥龜是一隻外型很怪異的水龜,廿多年前爸爸買回來時,比我的掌心還要小,後來身軀漸漸長大,背上的龜殼卻沒有按比例地長大,於是看起來好像賤肉橫生,肥腫難分,但其怪相卻特別可愛。

  也許一切都是巧合,也許是親人之間的心靈感應,也許是某種無法解釋的生命奧祕;正如電影導演姜文說,就像每個人看同一個月亮都會有不同的領會和感受。無論如何,在爸爸離世一週年的這段日子裡,我們一家人都想念著爸爸,如同往年他也和我們一起齊齊整整地度新年一樣。

  

【要聞】

【聯會動態】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商旅大中華】

【如沐春風】

【朝鷹珍藏】

【語言解碼】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童話人間】

【誰是鄰舍】

【釋經講道】

【家庭治療室】

【品蘭集】

【靈修果園】

【雲彩見證】

【家庭醫生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