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鐵的眼淚

1961 期(2002 年 3 月 24 日) ◎ 市井心靈 ◎ 劉國偉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伊施波設就打發人去、將米甲從拉億的兒子他丈夫帕鐵那裡接回來。米甲的丈夫跟著他、一面走一面哭、直跟到巴戶琳.押尼珥說、你回去罷。帕鐵就回去了。」(撒下三15-16)

   當時以色列王國曾出現短暫的分治,掃羅王的兒子伊施波設接續已駕崩的父王,於北方執政,大衛則定都希伯崙,在南面立國,作者清楚交代「掃羅家和大衛家爭戰許久,大衛家日見強盛,掃羅家日見衰弱。」(撒下三 )在此消彼長的情況下,伊施波設的元帥押尼珥挾軍權向大衛送秋波,大衛就在這大好形勢下,分別向押尼珥及伊施波設要求,要得回他的妻子米甲,也許形勢比人強,伊施波設沒有選擇餘地,所以只好把親妹米甲從她的第二任丈夫帕鐵懷中,送回給大衛。

  那已經是多年前的往事,米甲因為愛大衛,冒著與父親掃羅王衝突的風險,乘夜安排大衛逃走,避過掃羅所施毒手,而後來掃羅則將米甲許配給帕鐵。作者並沒有詳細交代米甲第二任丈夫帕鐵的背景,但作者對這個看來是小腳色的男士,給予當有的尊重和肯定,他交代了他來自那一家族,原居那裡,在上述短短兩節經文中,兩次肯定他的身分是「米甲的丈夫」。

  也許最大的張力在於帕鐵送別愛妻的一幕。他跟在米甲的背後,一面走一面哭,直跟到必須分手的終站,這與大衛在事件中,再次藉著這段婚姻進行政治角力,形成強烈對比,讀者的心給帕鐵的眼淚溶化,卻很難同意大衛把妻子接回來是基於愛情,有時真的想問問大衛,要是他不走這一著,對他的勝算會有多大影響?

   故事的主角不在帕鐵身上,作者也沒有交代他往後的人生旅程,也許有些讀者會對他有深刻的印象,但畢竟只是在鏡頭前短瞬走過,看來記得他的人不多。人間實景往往如此,那些在格鬥過程中的輸家,彷彿是沒有臉孔的人,沒有太多人會關心他們的故事,他們都身處舞台不顯眼的角落,甚至只是佈景的一部分。

  帕鐵的眼淚在表達被逼與愛妻分離的痛苦,也是對強權者的控訴,他選擇公開他的眼淚,以流淚的身體跟在妻子的後面,不管他要控訴的是掃羅、大衛、伊施波設,或者押尼珥,他把名聲和安危都豁出去,直到不准再跟的地方,才無奈離開舞台。另一邊廂,大衛成功地挽回了自己的尊嚴,也向南北兩地人民表明,他已奪回駙馬的身分,亦是當今如日正中的新統治者,在政治上,他打了一場漂亮勝仗,卻平白為自己往後的人生添上苦毒。

  帕鐵的眼淚仍在往希伯崙的路上淌流,有沒有誰曾經在格鬥場中見過那落寞的眼神,用手扶他一把,給他一杯涼水,告訴他也是一個有名字、有身份的人?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畫中有話】

【誠心所願】

【十大長者】

【雲彩見證】

【親密家庭】

【餘暉集】

【資訊前線】

【教會圖說】

【神學縱橫】

【宣教千里】

【牧養心聲】

【男人傳奇】

【如情未了】

【交流點】

【市井心靈】

【父母也EQ】

【心靈照相機】

【一個人在路上】

【一台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