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外漢談書法(上)

1961 期(2002 年 3 月 24 日) ◎ 餘暉集 ◎ 安伯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謬承李炳光牧師之噓植和薦介,時代論壇的主編羅民威先生過訪,就「藝萃薈」專頁,以「墨香裡的信仰人生」,垂詢及我。既感且慚,自問對書法一門,從書塾、學堂、學校,在我們那個時代,從啟蒙入學以至離開學校,綴學問世,那一天不是和筆硯結緣。老師、家長常常以「字乃人之衣冠」來督勉,習字一科又是堂課又是家課,大小娃兒,只要在學年,誰也逃不了。

  儘管如此,都是塗鴉者多,雖然開始時老師先把著小手,描紅「上大人、孔乙己」,其後就自己摸索了。真正要學好書法,還是要另隨師學習。一般人慣說「字無百日功」,意思在說:練習書法,寫個百來天就可以了。這句話真是誤盡蒼生,應該是「字無百日不為功」,不寫上三幾個月,連捉()筆、磨墨的基本功也未懂,想書法像個樣,是要常寫常練,是一輩子的功課。

  書法是可以陶冶性情的,我自己叨了父親的光,是延師教習的。執筆又甚麼鵝頭、鳳眼、懸(吊)筆,是馬乎不得的。磨墨是一份苦差,所用的墨缽比盛湯的海碗還要大,支著架子,大條墨條,沿著順勢慢慢地研磨,一磨一兩小時是學徒的差使。

  每一個初學書法的人,總是先問寫那一家的字體好,這倒是似易實不易的問題。我的老師他老人家拿出各家的法帖,讓我自己慢慢地欣賞。他說:你喜愛那一家就學那一家罷,我愛上了趙孟頫的,初學的第一本,是趙的「筆陣圖」帖。

  趙孟頫,字子昂,號松雪道人,死後謚文敏。他本是宋室宗裔,宋亡於元,他在元世祖時出仕,有違節義,作兩朝元老,能書善畫,以繪馬享時譽。多年前曾遊西安碑林,導遊的相當專業、講解詳盡。談到趙氏,也不苟同他的情操,又說「郭沫若是學趙的」,因為郭氏政治背景與趙氏同,我悄悄對他說:「我也是學趙的」,他又說:「您老可不同」。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畫中有話】

【誠心所願】

【十大長者】

【雲彩見證】

【親密家庭】

【餘暉集】

【資訊前線】

【教會圖說】

【神學縱橫】

【宣教千里】

【牧養心聲】

【男人傳奇】

【如情未了】

【交流點】

【市井心靈】

【父母也EQ】

【心靈照相機】

【一個人在路上】

【一台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