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很甜

2582 期(2014 年 2 月 16 日) ◎ 生命故事 ◎ 揚眉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很喜歡吃朱古力。開心的時候想吃,傷心的時候又會吃。莎利送過一款香檳酒心朱古力給我,我十分喜歡。她問我喜歡的原因,我說喜歡那種苦中帶甜的感覺。朱古力的味道本該如是:苦中帶甜,甜中有苦,就是這樣混合的感覺,令朱古力充滿魅力,讓人慢慢品嚐。我很怕朱古力太甜。

  那天詩給我遞上一塊朱古力,細小長方形那類,我知道那是很甜的朱古力,但不想推卻詩的心意,或許她見我有點失落,所以特別將朱古力拿出來。我放進口裏。真的很甜。但甜的感覺也很好,味覺讓我放鬆了心情。我百無聊賴把玩着朱古力包裝紙,將已拆開的包裝紙又摺回一個長立方體,這時才發現包裝紙上印着小白花和寫着Edelweiss字樣。

  Edelweiss一般譯作小白花,也稱雪絨花。在寒冷的季節開花,而且生長於高山雪嶺,所以象徵堅忍。小白花的花瓣白色,花蕊上有細小的絨毛,高約十厘米,雖然是野花,但也被選為奧地利和瑞士的國花。這種細小花朵廣為人認識,主要因為經典的音樂電影《仙樂飄飄處處聞》中的一首同名插曲。

  我看到小白花的圖片,心情開朗起來,問詩有沒有留意包裝紙上的圖片,原來她也沒有為意。知道小白花那首歌嗎?她當然知道。大家就開始講一下這首歌,講一下拿着結他唱民謠的回憶。

  本來是一塊普通的朱古力,也不算特別的包裝,還加上複雜的心情,但心情放鬆了,這一口朱古力吃出很多回憶和感情。我還記得以前吃朱古力時,會小心翼翼拆開包裝紙,然後學表姐和同學用指甲在金色或銀色的包裝錫紙上輕挖,將包裝紙弄直然後夾在書頁間。隔了這麼多年,這一次,我也好好保存了一塊朱古力的包裝紙。嗯,很甜。是心情。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黃金歲月】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品蘭集】

【城市心靈】

【如此我信】

【心靈絮語】

【教關愛心大行動】

【新聞捕手】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職場跟耶穌】

【譯經隨筆】

【香港教會巡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