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涼水

2582 期(2014 年 2 月 16 日) ◎ 教會之聲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按個人對馬太福音十章四十至四十二節的理解,一杯涼水算不得甚麼貴重,但卻道出耶穌心中對大和小的看法。很顯然,耶穌說「無論何人,因為門徒的名,只把一杯涼水給這小子裏的一個喝,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人不能不得賞賜。」這絕不是順口開河的虛話,而是祂必定親自觀察及體驗到人間苦疾的感慨。其實,耶穌很看重小和弱勢的人,如祂愛那些無生產力的小孩、重視窮寡婦的兩個小錢、進天國要進窄門、祂親自為門徒洗腳、生於低賤的馬厩,死於重犯的十字架上。這一切都表明耶穌十分看重當時社會上一班卑微無助的人,所以祂才會說出一杯涼水這句震憾人心之言。所以,涼水一杯本身不算得甚麼,但出自耶穌的口就很不同。問題不在一杯涼水,而是我們對人的大小尊卑的價值觀。查實,香港人及香港教會多以大為目標,這與耶穌的價值觀很不一樣。香港人多愛大棄小。學生讀書就講大小,考試要第一、要立志做大官、賺大錢、做大事、做大人,更是要做人大。可見香港人甚麼都要大:大歌星、大明星、大球星、大商家。總之大就好,甚至做賊也要做大盜、壞人要做大流氓、大騙子、大毒販也不以為鄙。對教會而言,做牧師要做大牧名牧。禮拜堂要大教堂,機構也講大機構。總之大就是好。香港彈丸之地這種講求大心理,多多少少是因為香港地小,於是自卑感也重了,甚至導致神經衰弱,惟恐香港不大,教會不大。但是這合乎耶穌的教導嗎?

  前些時,在一項體驗基層人士生活的電視節目中,看見一位「窮富翁」訪問一位基層婦女。這婦女不斷細訴自身貧窮的艱苦生活,並且帶着無奈語氣說在過去一年多,沒有經濟能力買點牛肉喫。這位窮富翁聽着、聽着,最後不得不把臉一側,禁不住流下男兒淚。當然我也不禁哽咽了。這是怎樣的世界大都會?怎樣的大教會?對富人來說,一塊牛扒只不過是大魚口中的一滴口水。但是對窮人而言,一塊牛肉就是他們汪汪渴求的眼淚。但願馬年伊始,我們能與貧窮人分享自己所有的:多點具暖流的行動、多點真誠對待他們而不是施捨、多點走進他們的世界、多點流下愛的眼淚、更是恆常的關懷和與他們同行、多點尊重貧窮人的自尊和人性、多點真情的對話和體諒。

  我曾經飢餓;你組織了人道俱樂部,你研究過我的飢餓,謝謝你。

  我曾經坐牢;你悄悄的匍匐,爬進你教會的地窖,為我的釋放禱告。

  我曾經赤身露體,而你跪下來,為你的健壯感謝上帝。

  我曾經生病;而在你心中,卻思考着,我儀表的道德問題。  

  我曾經無家可歸;你卻告訴我:在上帝的愛裏,有屬靈的庇護所。

  我曾經孤單;你卻拋下我,去為我禱告。

  啊!你看來是那麼聖潔,那麼親近上帝,但是,我仍然非常飢餓,

  非常的寒冷,更是極度孤單⋯⋯。

  (一首在墨西哥窮人區流傳的詩,出處不詳)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黃金歲月】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品蘭集】

【城市心靈】

【如此我信】

【心靈絮語】

【教關愛心大行動】

【新聞捕手】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職場跟耶穌】

【譯經隨筆】

【香港教會巡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