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百年電影
對耶穌畫像的描繪

2510 期(2012 年 9 月 30 日) ◎ 文林 ◎ 吳宗文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最近應邀赴馬來西亞的媒體宣教大會主講若干專題,其中一個題目便是「現代媒體如何重塑基督的畫像」,準備時,我將研究焦點集中於有關耶穌的電影。搜集資料過程中,發現除了不少已是人所共知的電影外,原來亦有不少是鮮為人知的影片,以不同角度講述基督的生平。在西方已有不少英文專著對「耶穌電影」(Jesus film)作出整理和研究,但華人教會在這方面仍是空白一片。故特將講稿整理,以作未來進一步研究之用。據所知及搜集到有關耶穌的電影共有三十九部,初步可分為四類:(1)正面地兼且基本上按聖經記載來講的;(2)正面地但採取了特別形式來作詮釋的;(3)不按聖經且另類地演繹的;(4)具爭議甚至被認為是褻瀆的。茲逐部介紹如下(編按:下列每齣電影原有內容介紹,但因篇幅關係而刪除,待將來出單行本時再詳細討論)。

  

  (一)正面地講耶穌的電影

  1. 基本上是按聖經直接講的

  (1)

  《彼拉多前受審的耶穌》(Jésus devant Pilate)(Alice Guy製作,1898)

  (2)

  《耶穌基督的生平與受難》(The Life and Passion of Jesus Christ)(Ferdinand Zecca and Lucien Nonguet執導,1905)

  (3)

  《從馬槽到十字架》(From the Manger to the Cross )(Kalem company製作,1912)

  (4)

  《萬王之王》(King of Kings)(Cecil B. DeMille執導,1927)

  (5)

  《馬太福音》(The Gospel According to St. Matthew/II Vangelo secondo Matteo) (Pier Paolo Pasolini執導,1964)

  (6)

  《萬世流芳》(The Greatest Story Ever Told)(George Stevens執導,1965)

  (7)

  《耶穌傳》(Jesus)(Peter Sykes, John Heyman, John Krisch聯合執導,1979)

  (8)

  《基督之死》(The Day Christ Died)(James Cellan Jones執導,1980)

  (9)

  《視像聖經》The Visual Bible:《馬太福音》(Gospel of Matthew)(Regardt van den Bergh監製,1993)

  (10)

  《視像聖經》The Visual Bible:《使徒行傳》(Acts)(Regardt van den Bergh執導,1994)

  (11)

  《視像聖經》The Visual Bible:《約翰福音》(Gospel of John)(Philip Saville執導,2003)

  (12)

  《基督誕生/基督誕生記》(The Nativity Story)(Catherine Hardwicke執導,2006)

  

  2. 信息正面但從另一視角或場景來講

  (1)

  《行神蹟的人》(Miracle Maker)(Aleksandr Panteleyev執導,1922)

  (2)

  《聖袍千秋》(The Robe)(Henry Koster執導,1953)

  (3)

  《聖徒妖姬/血灑競技場》(Demetrius and the Gladiators)(Delmer Daves執導,1954)

  (4) 《賓虛》(Ben Hur)(William Wyler執導,

   1959)

  (5)

  《萬王之王》(King of Kings)(Nicholas Ray執導,1961)

  (6)

  《巴拉巴/壯士千秋》(Barabbas)(Richard Fleischer執導,1961)

  (7)

  《人子》(Son of Man)(Gareth Davies執導,1969)

  (8)

  《拿撒勒人耶穌》(Jesus of Nazareth)(Franco Zeffirelli執導,1977)

  (9)

  《聖母瑪利亞的故事》(Mary, Mother of Jesus)(Kevin Connor執導,1999)

  (10)

  《行神蹟的人》(Miracle Maker)(Derek Hayes and Stanislav Sokolov執導,2000)

  (11)

  《受難曲/耶穌受難記》(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Mel Gibson執導,2004)

  (12)

  《人子》(Son of Man)(Mark Dornford-May執導,2006)

  

  (二)間接並離開聖經而講的電影

  1. 另類地講

  (1)

  《黨同伐異》(Intolerance)(D. W. Griffith執導,1916)

  (2)

  《萬世巨星》(Jesus Christ Superstar)(Norman Jewison執導,1973)

  (3)

  《歡樂福音》(Godspell)(David Greene執導,1973)

  (4)

  《萬福馬利亞》(Hail Mary/Je Vous Salue Marie)(Jean-Luc Godard執導,1985)

  (5) 南京的基督(區丁平執導,1995)

  (6)

  《耶穌傳》(Jesus)(Roger Young執導,1999)

  (7)

  《十架的色彩》(Color of the Cross)(Jean-Claude La Marre執導,2006)

  

  2. 被認為是褻瀆和起爭議的

  (1)

  《布萊恩的一生》(Life of Brian)(Terry Jones執導,1979)

  (2)

  《基督的最後誘惑》(Last Temptation of Christ) (Martin Scorsese執導,1988)

  (3)

  《生命之書》(The Book of Life)(Hal Hartley執導, 1988)

  (4)

  蒙特婁的耶穌(Jesus of Montreal) (Denys Arcand執導,1989)

  (5)

  《天滅吸血鬼》(Jesus Christ Vampire Hunter)(Lee Demarbre執導,2001)

  (6)

  《達文西密碼》(The Da Vinci Code)(Ron Howard執導,2006)

  (7)

  《哈姆雷特2》(Hamlet 2)(Andrew Fleming執導,2008)

  (8)

  Jesus of Nazareth(Paul Verhoeven執導, 2013/2014)

  

  (三)綜合評論

  從上可見,「耶穌電影」主要分成兩大類:一類是無論有否傳教意圖,但主要是較正面地,並根據著經典來演繹基督的生平;另一類是比較負面地詮釋,甚至可以說是按著人的想像來扭曲、低貶或醜化歷史的耶穌。兩類電影拍攝背後之原委如何,下文將予以討論。

  

  一.

  正面地講耶穌的電影也不少,但為何要重拍呢?

  電影很明顯像傳記書籍一樣,是一種敘事文本(text);然而既是一種詮敘,便可以有多於一個觀點的複述。而且因應時代不同,人的需要、想法及思潮亦有不同,所以就算同是耶穌正面的塑像,但因為用了不同的電影敘事手法,於是拍出來的時代感便有所不同。因為當攝影技術改進,拍攝出來的效果、觀感便會不同。其他例如:服飾、色彩、配音、選角及剪接等不同電影元素改動的話,都會帶來不同的觀感和視聽效果。

  正如前述,就算是正面地講,仍可以有不同的焦點與視角。耶穌的故事在不同時代,亦可以放在不同場景中重述;或聚焦於某一片段(例如出生或死亡),放大來演繹,令觀眾對信息有不同的領受。又如:雖然有些評論認為《受難曲》過分暴力,但原來強調耶穌的痛苦,對習慣安舒的現代人(包括信徒)都會帶來極大的震撼,這也許更能令人正視耶穌為罪人釘十架信息的嚴厲性。又或通過被醫治者觀點去看(如《行神蹟的人》中他瑪之角度),往往能令人產生認同的果效。

  導演若能正面地引導觀眾看耶穌的畫像,電影的信息是強而有力的。從荷里活影片看來,耶穌既有神性一面,亦有人性一面。強調祂的神性,表示祂是超然,是神、是救主,增加我們對祂的認信感;然而強調其人性一面,卻增強了我們對祂的認同感。四齣講到基督死後,遺教或遺物對生命帶來影響的電影(即《聖袍千秋》、《賓虛》、《血灑競技場》、《壯士千秋》等),仍是佳作。特別是《賓虛》,至今看來,仍是電影史上之經典。電影作為表達基督教信息的媒體,是成功而且有效的(特別是要付錢才能到影院觀看,又引起大眾的關注,並獲得非宗教報刊的佳評)。觀看電影時聲色俱美的傳達,信徒對信仰的認信會因而更加具體和深刻;而慕道者亦能因其情理兼備之表達而產生信仰。

  

  二.

  負面或另類地講耶穌的電影,為何要拍,而且為何有銷路?

  耶穌電影之製作者同樣會有其特定的意識型態,例如有些人拍「耶穌電影」是為打倒基督教信仰權威而製作的。基督教在西方對無論是支持或反對的人,仍有一定的影響力。因此反對基督教的人,通常會以醜化或嘲諷手法,希圖打倒信仰的權威耶穌,以至減低基督教在社會上之影響力。另外,亦有製片商以拍這類電影來吸引無神論者之認同;或引發不深思信徒的興趣(如《達文西密碼》便是例子)。

  也有一些是為譁眾取寵而將耶穌之生平處境化,在轉換時空座標時,不得不犧牲一些歷史事實和真理細節來討好觀眾。所以太接近時代的,便會成為潮流文化的犧牲品。也有一些是以熱門的宗教對象和話題來扭曲拍攝,目的是引起反對聲音,表明自己是另類和創意,以收宣傳之效。

  為何這類電影在觀點及取材上出現問題呢?原因是受著自由派神學思潮的影響,要塑造一個具人性化的耶穌基督(對此,基督徒比起回教徒的反應是溫和的,從最近電影《穆斯林的無知》引發的反美浪潮可見)。通常會描繪耶穌是一個神經質、歇斯底里、常被異象怪夢困擾的普通人,他有七情六慾、有妻室兒女,計畫以死搏取聲名。也有受著現代諾斯底材料及新紀元運動影響,耶穌便被描繪成為一個有妻兒的苦修僧侶。

  吳宗文(播道會港福堂主任牧師)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黃金歲月】

【破局錦囊】

【如沐春風】

【朝鷹珍藏】

【文林】

【釋經講道】

【品蘭集】

【世說新語】

【文化之旅】

【新聞捕手】

【有李可陳】

【牧杖攻防】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聖化工作間】

【譯事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