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經訓練之必要

2400 期(2010 年 8 月 22 日) ◎ 青蔥校園 ◎ 超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聽過其中一次最匪夷所思的釋經是這樣的。那已是很久以前的事,那次小組查經的經文是創世記十八章十六至三十三節,記載了亞伯拉罕為所多瑪城向上帝求情的故事。經過一輪「討論」之後,組長總結道:「其實所多瑪城只要有十個義人就可免於難,要是羅得一家四口努力傳福音,多帶六人信主的話,就救了全城人的性命。所以,我們當竭力傳福音,讓更多人能得救。」曾有知名的華人聖經學者在公開講座中以「分享無知」來形容小組查經,這說法雖然「尖刻」了點,卻也不無道理。

  這些年來每次帶領查經小組組長訓練,總得問這個問題:「為甚麼要小組查經?單單聽道、上主日學、參加神學院的延伸課,甚至閱讀有分量的註釋書不就夠了嗎?」總結下來,答案總離不開「查經小組讓人能『第一手』明白聖經」之類。是的,聽課、閱讀都能讓我們認識聖經,這些甚至可以說是不可或缺的,不過卻多是單向和較為「接受式」的,而小組查經則著重在組員互動中一同發現經文的意思,其寶貴之處是讓人能主動地由細心觀察經文開始,透過討論一同思考其中的深意,當中與神的道「相遇」的興奮經歷是震撼而深刻的。

  反過來,由此我亦可看到許多查經小組的問題所在。首先,查經小組許多時被「工具化」了;她不過是為組長或團契傳達異象或教導的而存在。當然,小組查經絕對可以有清晰的主題或信息,但有時這些所謂「信息」卻擄劫了經文的意思,一切的討論或觀察都不過是例行公事而已。是的,有誰會說基督徒不用傳福音呢?不過要是大費周章討論經文,卻得出與經文風馬牛不相及的結論,那「行個方便」直接作教導提醒豈不是個皆大歡喜的「雙贏」?其次,有些組長的確在釋經上下了工夫,但在查經的時候只一味舖陳自己的見解(有時甚至是與解釋該段經文無關的背景資料),小組查經變成了釋經講道,其中的討論不過是「熱身運動」而已;這樣,或許組員的確明白了經文的意思,不過卻又失去了小組查經的意義。

  另一方面,有些人又反過來提出疑問(大概是反對以上所講的情況),小組查經最重要的是組員間的討論,組長只是一個討論的發動者,他不是帶領者,沒有責任幫助組員明白聖經。只是,這背後卻假設了組員在解經上均具備一定的「功力」,能於「眾說紛紜」的討論中分辨出哪是合經文的釋經。在現實中,這卻不常發生。更多時候,組員是毫無頭緒的望著聖經,討論沒有方向,更談不上能綜合經文整體的意思;剩下來的只有對經文片段式的印象或「領受」,還有一些有待處理的疑難問號。

  明白經文與互動討論在小組查經中同樣重要,問題是我們如何能二者兼得。這毫無疑問是每個查經小組組長要面對和回應的,也是我們一直以來為大專團契舉辦訓練的原因。

超(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大專部幹事)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聯會特別事工】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教會語文漫談】

【童話人間】

【誰是鄰舍】

【問道】

【釋經講道】

【家庭治療室】

【品蘭集】

【靈修果園】

【青蔥校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