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日子做教師真好

2381 期(2010 年 4 月 11 日) ◎ 息息相關 ◎ 吳思源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在老牌名校金文泰中學任教的退休教師鄭漢魚,昨晨被發現在渣甸山寓所床上辭世,警方調查後不排除他因病去世,並無可疑。......鄭漢魚在1957至60年於校內任教物理科,深受學生歡迎,學生對他逝世感惋惜,追思活動需再安排。」

《明報》25.3.2010

  八十六歲的鄭姓退休老師在寓所床上辭世,看來是死得自然,沒有經過甚麼痛苦,也算是一份福氣了。

  他是物理科教師,五六十年代已開始執教,據云他喜歡和學生打成一片,由於生性豪爽,說話響亮如洪鐘,學生暱稱為「鄭公」。許多曾經被他教過的學生,現在都已經六十多歲,還記得他教書生動易明,而且為人風趣幽默,上他的課如沐春風。

  真是美好的廿世紀六十年代,電影《歲月神偷》也是這樣說:艱苦我奮鬥,因乏我多情。能夠在那個歲月執教鞭,真是幸福。記得薛尼波特的《桃李滿門》嗎?它也是那個年代的作品。

  老師備受尊重和信任,學生和家長對他必恭必敬。不用集體備課,更不用將備課內容和教學目標先交科主任以至教務長審核。上課基本上是隨心所欲:率性、自由、富個人色彩。沒有人規定你上課說些甚麼,發問多少個問題,採用甚麼教學策略,如何提高學生的學習動機,以及如何評核你的教學是否「達標」......。踏入課室,你就主宰一切,校長信託你,學生信任你。

  你當然可以準時下課,不單止是下課,而且是準時離開學校。學校很少要求教師留下來開會,即使是校董會和校務會議,也是循例的開最多一兩個小時。教署當然會定期派視學官看你上課,但他只是安靜的坐在課室後面,拿著一塊小小的木板,上面有一份文件,他一邊聽你教書一邊在文件上剔兩剔,下課後跟你閒聊幾句就走了。他和校長一樣,對你完全信任。

  有人醜化那個年代的老師,說他們半天上課,半天打麻將去,那是誇張失實。即或有些老師喜歡下班去打牌,也不是甚麼罪過,只要他們翌日記得上課,而且教出好學生來。

  周兆祥先生曾說:沒有悠閒,就沒有好的教育。那是一個教育的美好時代,既有悠閒,更加有信任和尊重。那日子做老師真好。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時代講章】

【黃金歲月】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教會語文漫談】

【文林】

【童話人間】

【三人行】

【問道】

【品蘭集】

【女傳道手記】

【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