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理篇
做人丈夫多樂趣~洗碗記

1901 期(2001 年 1 月 28 日) ◎ 親密家庭 ◎ 鍾銘楷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從去年幫妳洗碗到今年喇!」我開玩笑地說,因為年終和歲首的碗都由我清潔。

  家庭樂事多不勝數,而第一次洗碗最刻骨銘心!

  「請欣賞我的傑作!」我傲然請太太入廚房參觀展品。

  「你沒有洗煲的外殼?」她的腳剛踏入門檻,還沒有行近碗筷,便開始彈核。

  我心裡嘀咕,「滿以為妳會拿起碗碟鑑賞,然後說,『好,果然沒有污漬!呀,真的抹得很乾很爽!』誰知劈頭一句便攻擊我的自尊。」我憋著氣說,「煲殼沒有食物渣滓,不用洗。明天以爐火消毒比用清水潔淨來得徹底!」

  「你沒有抹瓷磚?」她仍然挑剔,完全沒有去欣賞光潔亮麗的碗筷!

  「今次是洗碗,不是洗廚房,」我按捺著正上昇的怒火說,「瓷磚不須每天抹,廚房只須每星期清潔。」

  洗了十多年碗,母親從沒說任何話,我便以為自己了得。但這件事使我醒覺母親在我洗碗後,都要做善後工作!

  不久,我對太太說,「上次洗碗我得出結論-男人對家務的理解與女人不同。男人的心態是,家務可以不做的,就盡量不做;女人的心態是,家務可以做的,就盡量做。當然不能一概而論。」基於這心理,我看見煲殼和瓷磚沒有污垢便不清洗,而太太持家的方式是任何物件都必須清潔,故此她的家務便做不完!但我想她是對的,最近十年我都洗煲的外殼,因為洗碗盆很大,整個煲便浸入水中。但抹瓷磚?十居其九我都忘記。遠的不說,單說今年歲首和去年年終又是失敗的例子!

  一天,我又對太太說,「我按照聖經-愛妻子-幫妳洗碗,好嗎,」她滿臉笑容答,「好,」但從她眼神我看到她心底話,「你不要理論多多,最緊要就是洗碗!」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聯會特別事工】

【教會之聲】

【畫中有話】

【誠心所願】

【文林】

【親密家庭】

【餘暉集】

【資訊前線】

【溪水旁】

【教會圖說】

【神學縱橫】

【貞潔有道】

【英倫拾絮】

【宣教千里】

【牧養手記】

【如情未了】

【交流點】

【父母也EQ】

【心靈照相機】

【童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