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爐與孤獨

3040 期(2022 年 11 月 27 日) ◎ 生命教育 ◎ 龔立人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近年我們多講了圍爐,因為在寒冬日子,我們實在須要彼此照顧和支持。圍爐包括約出來食餐飯、行山遠足、睇場波、一起禱告,這是基督徒常講的團契。我的關注不是如何促進圍爐,而是如何思考人被迫孤獨。

  甚麼是被迫孤獨?有人選擇孤獨,也有人享受孤獨,但被迫孤獨是不自願,當事人不享受孤獨或害怕孤獨。我想到幾個片段。第一,監獄。監獄的獨自囚禁可能是因囚犯的要求,但若是,這不是被迫孤獨。被迫孤獨的獨自囚禁是因為懲罰或所謂保安理由所致。一般稱為《曼德拉規則》第四十三至四十五條有關獨自囚禁一事有嚴厲規定,例如,獨囚的時間和時期、環境、最後選擇和對象(孩子)等。這些規定反映了獨自囚禁對人有不健康影響。第二,與親友的分隔和分離。移居者與其親友分隔就是一例。雖然他們仍可以透過視像等方式保持聯絡,但這是一種欠缺生活接觸的在一起。生活接觸的在一起是不刻意、不帶着目的、很多時是非語言的或有身體接觸的。這只可能以身在才可以達成。所以,移居者和留下者會因對方的身不在而感到孤獨。死亡又是一例。不知道離世者在他世的感覺如何,但此世的倖存者卻感受到被孤獨。第三,孤獨的產生,因為人在一個認識環境,但卻感受到陌生。陌生感不純是因空間的改變,因為這需要時間適應就可以了。但這種陌生感是因文化、社會想像、人與人相處之道改變了。這份熟識但卻陌生的感覺會令人迷網、扎心,甚至痛苦,因為這關乎他的身分。換句話說,有些人不會有特別感受,因為他們的身分建構與地的建構的疏遠。第四,孤獨,因為公義不在、指鹿為馬、有權就是真理。每看見義人受害、無辜者被欺負,我們的無力感和無助感使我們陷於孤獨無援。

  孤獨使我身心疲累、甚至我也懷疑自己的存在。沒有他者,我何來知道自己的存在呢!沒有聯繫(文化),我何來認識自己身分!沒有回應能力,我只有痛苦地面對別人痛苦。

  若孤獨是令人不被打擾和不打擾人,我們發現打擾是存在的基本,因為打擾含意我走出自身,也是連繫的開始。面對被迫孤獨,我們學習打擾式祈禱。第一,祈禱使我感受到我的存在,因為我可以打擾上主。第二,祈禱使我感受到我沒有被遺忘,因為上主也以不同媒介打擾我,向我說話。第三,祈禱使我有更大心靈面對孤獨,因為聖徒相通使我們在打擾中生活。然而,這一切不是合理化被迫的孤獨。

【要聞】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喜閱.門徒】

【城市心靈】

【心靈絮語】

【教會及機構短訊】

【牧心世情】

【珠峰南麓譯經記】

【生命教育】

【畫出深情】

【窮遊非洲未必窮】

【解讀綜合症】

【連載小說《捨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