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音樂共鳴訴說心聲
精神復元人士融入社區

2824 期(2018 年 10 月 7 日) ◎ 要聞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每個人都是上帝獨一無二的創造,精神復元人士與常人一樣擁有喜怒哀樂,卻因自卑或受藥物影響,難以表達內心複雜的情感,有誰明白他們真正的需要?音樂或許是一個媒介,讓他們在悠揚樂韻中,打開心靈的窗口。有機構早前舉辦音樂劇,讓精神復元人士踏上舞台,透過音樂向大眾訴說心聲,更重要是在過程中體會「信望愛」的精神,建立自信,築夢前行。

  浸信會愛羣社會服務處上月主辦「I wonder too⋯⋯觸夢同想音樂•劇」(下稱音樂劇),以精神復元人士的真人真事為故事藍本,四位主角在家庭和生活上面對巨大精神壓力,最終透過輔導,四人終於勇敢面對自己、放下執着,在輔導小組中互助同行。劇中,一眾熱愛音樂的復元人士組成樂隊和合唱團,在劇中演出多首勵志歌曲,觀眾也不自覺跟着歌詞輕聲哼唱,場面感動。

  「食藥令我很累,困苦傷痛令我沮喪……」劇中創作歌詞,正好道出精神復元人士的心聲,但現實上,他們卻因種種原因,難以用言語清楚表達感受或困擾。浸信會愛羣社會服務處精神健康綜合服務服務協調主任盤鳳愛指,音樂正是讓他們宣洩情感的途徑,「有時(他們)甚至不用說話,其實在歌詞和歌唱中,已經有一種共鳴。」

  

  音樂劇展現信望愛

  盤鳳愛認為,精神病患者復元過程中需要社區接納和共融,由於音樂無分疆界,任何年齡和國籍的人都能透過音樂溝通,故音樂能令人產生共融感覺。此外,復元歷程須建立成功感和互助感,演出音樂劇需要表演者和工作人員互相配合,過程中正可建立成功經歷,因此以音樂作為媒介有助精神病患者復元。她又樂見一眾演出者踏上舞台,突破自己,今年他們更首次在會場公開自己的照片,勇敢向觀眾訴說心聲,她深信這些經歷將成為他們展望將來的原動力。

  她特別提到,雖然活動沒有刻意標榜基督教信仰,但背後籌辦理念正正反映「信望愛」的精神。她解釋,「信」代表精神病患者走的路滿途荊棘,但仍相信每一天都是新的機會;「望」代表對前路存有盼望,願意突破自己,繼續前行;「愛」則是所有演出者和工作人員間的互動,在綵排和相處過程中感受到愛。

  其中一位參演的大學生Tina(化名)曾患上思覺失調,終日害怕與人接觸,十分自卑,更因接受藥物治療而身體怠倦。接觸音樂後,她開始懂得釋放自己,加上組員們的經歷相似,創作的曲詞很有共鳴感,更能感受到有伴同行,逐漸找到生命中的樂趣。練習過程中,她從零開始學習樂器,逐步嘗試,不知不覺間發掘到自己的才能,今天已能在劇中彈奏表演,自信心亦因而提升。

  

  音樂治療反思復和

  音樂不但能幫助人抒發情感,更是音樂治療師採用的工具,讓情緒困擾者得到治療,提升生活質素。香港音樂治療中心總監、浸信會愛羣社會服務處藝術(音樂)治療師麥依汶(Emma)強調,每個人都是上帝奇妙獨特的創造,其重要性不可取締,但當人因病患而飽受精神困擾時,自然不能有效發揮所長,活出被創造時的獨特性。腓立比書四章八節教導人要選擇思想清潔、可愛、有德行和值得稱讚的事,這真道便能與負面思想抗衡,帶領在病患中掙扎的人活出上帝給予他們獨有的使命。

  她表示,一般人只看到別人外在的情緒行為,卻無法看到他們內裏所隱藏的東西,例如人的經歷和價值觀等。事實上,患者過去的經歷會深藏於潛意識之中,繼而不自覺地影響思想和行為,單靠行為訓練未必能完全處理人內心底層的需要。因此,註冊音樂治療師必須針對患者的心理層面進行音樂治療,發掘出他們一直埋藏於心底的經歷、自我評價、希望及價值觀,從根源入手梳理情緒,釋放壓力。

  可是如患者不諳音律,如何透過音樂進行心理治療?原來,參與者只需在音樂治療室內隨意挑選樂器拍打敲擊,Emma則會全神貫注傾聽,即時以樂器相配合奏,原本參與者隨意的「彈奏」竟變成悅耳動聽的旋律,兩人在合奏中建立了初步的關係,加上Emma從旁誘導,便能使他們感覺安全下訴說心聲。「我的責任是伴隨參與者思想生命,拒絕無意識地被經歷或價值觀影響,幫助他們建立最適合自己的生活及思想模式。」

  音樂劇中,有樂團成員參與她設計的音樂心理治療,「我們每個月見面一次,隊員也很珍惜治療小組的時間,因為他們覺得過程中幫到他們思考人生。」演出當日,Emma亦在席上觀看表演,她坦言演出表現難免有瑕疵,但重點並非要追求完美,而是要精神復元人士能在舞台上與其他表演者結連,建立良好的心理狀態及生活態度,因他們與其他人一樣都是上帝奇妙的創造。

  問及音樂劇背後的信仰反省,她認為音樂劇是一個平台,讓一羣平日不會互相接觸的人,包括精神復元人士、專業演員、導師和支援樂團等成員,在同一空間中共融及無分高低地演出。「耶穌來是要人與上帝和好,另一方面也要我們與人和好;所以音樂劇成功帶出『和好』的信息……因為有這個平台讓人能走在一起。」此外,她表示人同樣需要與自己和好,如精神復元人士常厭惡自己的缺陷,但當他們願意作出突破,在觀眾前演奏或歌唱,其實已造就了與自己和好的過程。她強調,「和好」不單是基督教信仰重要的元素,也是音樂治療其中一個目標,如能真正與人和自己和好,將有助減少社會的分裂和孤單感。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釋經講道】

【培靈奮興大會 專輯】

【《和合本》聖經百週年紀念系列】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四環九約賞教堂】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

【畫出深情】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