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手掌

2768 期(2017 年 9 月 10 日) ◎ 平視人生 ◎ 蘇永權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爸爸是一位海員,自十九歲便漂洋海外謀生養家,每年只有「放船」一個月或一、兩星期便又要到別的國家「落船」,所以兒時甚少跟爸爸接觸,加上他是個沈默寡言、不苟言笑的人,他開腔就只是教訓你,因而只有敬而遠之,每次到了機場或碼頭送機、送船便最高興,因為可以消除畏懼。但到開始懂事之後,從他家書之中的字裏行間,流露細緻的關愛,才慢慢感受到爸爸不止於教訓人。

  及後到念高小的時候,一次如常到機場送機,嘗試協助把沈重的行李搬到行李磅,爸一手拿去行李的手柄,還對我輕輕微笑,這次應是我記憶當中,第一次感受到爸爸温情的一面。到行李過磅之後,他還手拖着我,雖然這次不是爸爸第一次拖我的手,但我是首次發現爸爸的手掌是如此粗糙,才驚覺爸爸在船上的工作是如此辛勞!他一直拖我到達禁區的閘口前,這段三數分鐘的路程特別漫長;過去因為爸爸工作的關係,並沒有太多機會接觸,所以從形體上和心靈上都有大大的距離,然而這段路程之中,我和爸爸的關係從未如此接近,而我亦從未如此敬仰正拖帶着我的爸爸。

  到了我身為人父之後,每當外出時兒子從幼都愛拖着我,自自然然地靠近我,一直到他念初中時,才覺不自然,再沒有拖手逛街,沒有兒時的親密,不過大家的關係仍如朋友,一起打波、看電影、說笑。回想以往跟爸爸的關係,上一代雖然相對較為含蓄,也不善談笑風生,但對家庭的默默付出,並不會有絲毫保留,不過如果每個家庭都遇上我這樣愚笨的兒子,每次要從父親的辛勞才體會到父母的親恩,這樣便未免太過不孝了。

  「子孫為老人的冠冕;父親是兒女的榮耀」(箴十七6)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品蘭集】

【特稿】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城市心靈】

【家庭牧養】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

【路德的蘋果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