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關

2577 期(2014 年 1 月 12 日) ◎ 黃金歲月 ◎ 昂嘯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又過了年,本來只在瞬息間就換年改歲了。可是在新舊交替前後十幾天的日子裏,從前的人可又有另外的說法,有所謂「年關」,這可不是嘻哈哈就越過。不少人家,真有像重重叠叠的似關隘等堵在面前,也都會在自我安慰和排解,暗地裏在說:「年關難過年年過」,真那麼輕鬆容易嗎?

 「年關」以前的人們都看非常重要,着重在於一個「結」字。經商營賈的都藉着這時候計算全年的盈虧,這也是有數可計的,那時大家會彼此相信,賒欠是常慣性的。就當先在金錢上比對一下,欠人的或是人欠己的得清理,但都擠在年關前理順。

 這就分成了地位上的對立,追討的、拖欠的,街道上湧着人羣來往交或收,想當年只要你在街頭走走,很容易看到這些人,或是二人結伴、或是個人獨行,都拿着錢包、錢袋滿街走。那時治安相當好,全是鈔票和花白的銀元,但甚少出現攔途搶劫。順利完成交收的那是自然也很高興,可是也有不少難清積欠的,就只好隱藏起來—避債。

 也不知道這個制約是怎樣形成的,不管債主和債仔追討和逃避得非常緊張,追債者毫不客氣聲色俱厲狠狠相迫,欠債的是低聲下氣地懇求高抬貴手。幾日來尋到家門或道左相逢,全搬演這一套,管你趾氣高揚、那怕嬉皮笑臉,就在這幾天年關也好、難關也好。新年到了,「一聲爆竹除舊歲」之後,債主與債仔又大街相逢,再不提債務事,又一如既往彼此恭喜、恭喜。

 這些日子說來不太長也不太短,七、八十年了罷,還造出不少民間故事,里弄間講得有聲有色。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黃金歲月】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品蘭集】

【教會觸覺】

【城市心靈】

【如此我信】

【心靈絮語】

【教關愛心大行動】

【新聞捕手】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職場情景】

【譯經隨筆】

【香港教會巡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