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風起

2384 期(2010 年 5 月 2 日) ◎ 品蘭集 ◎ 文蘭芳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天天路過的小斜坡上有一棵樹忽然不見了,說忽然,是因為連續幾天下雨,走過時只專注看地上積水,其他甚麼東西都沒有留意,到不用撐傘的那一天,發現樹不見了。

  當然是給砍掉了。斜坡上嵌有政府給的斜坡號碼標籤,那麼砍樹的是政府部門吧?不久前附近另一棵樹也給砍掉了,那個比較容易明白,因為那樹長在小路拐出大路的路口,大概對駕駛者不安全。但這一棵樹,長在小斜坡,不知為甚麼要砍掉它。如果是為了斜坡安全,那與它一併生長的一棵洋紫荊卻又安然無恙,令人不得其解。看著路旁空蕩蕩地,心中有一絲失落,像失去一位雖不交談但天天打招呼的鄰居。

  我珍愛這鬧市的樹木,它們常常帶來驚喜。像這春末夏初,滿城的魚木都開花了,魚木的花瓣都是深淺的黃色,輕輕的,風一吹,飄飄散落。一陣輕柔的黃雨,跟那天氣溫暖時的一陣清風,最是匹配。薄薄的花瓣隨風而起,說不盡的瀟灑。

  同一條路上,還有木棉樹、欖仁樹。兩個月前,木棉花開得燦爛,大朵大朵的往下掉。跟欖仁樹的葉子一樣,墜地鏗然有聲,叫路人吃一驚。那種厚重氣派,又是另一番風景。這魚木的花,飄飄於紅塵鬧市,恰是脫下厚重冬衣的一種輕快。

  落花隨風舞,最是迷人境界。日本人賞櫻,或看繁花滿掛枝頭,或看落英如雨,都是同一個道理吧。記得某次與文友遠足,在梧桐寨瀑布下,仰觀落葉隨禹風而下,那詩意竟是有古人書畫清興。就是那一陣輕風,讓花葉瀟灑起來吧﹖即或在鬧市,路人的心情,也同時隨風而起了。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教會語文漫談】

【童話人間】

【誰是鄰舍】

【三人行】

【問道】

【釋經講道】

【家庭治療室】

【品蘭集】

【靈修果園】

【窩貼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