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裡沒有懼怕
鄺廣傑榮休大主教

2298 期(2008 年 9 月 7 日) ◎ 一個字一顆心 ◎ 鄺偉衡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鄺廣傑榮休大主教一向為人低調,因對時弊作出鍼砭,引用一句《小李飛刀》歌詞:「無情刀,永不知錯!」卻牽起政治小風波,但強調只對事不對人。牧者心腸憑著愛勇敢關心社會,造就別人!

  

鄺廣傑榮休大主教(鄺)

鄺偉衡牧師(衡)

  話當年,從愛說起

  衡:很榮幸鄺廣傑榮休大主教接受本報的採訪。在你豐富的人生經歷中,可否用一個字來總結你過往人生及事奉上的智慧?

鄺:如果要我用一個字來總結的話,我會用一個「愛」字。這個「愛」字,就是上帝的愛,而使我可以透過這份愛去愛人,「愛」亦使我投身事奉行列及以服務別人為我一生的宗旨。

衡:鄺大主教在你的生活當中,一定有許多值得回憶的片段,你可否與我們分享其中比較難忘的事件嗎?

鄺:我覺得上帝的愛是很神奇的,一直以來,我感覺自己只是過著一般人的生活,就是在基督教學校接受教育和在教會接受洗禮、工作、組織家庭,是自然不過的事。相對而言我在生活中,並沒有很強烈感受到上帝的愛。但奇妙的是上帝在我二零零六年將要退休前,帶領我回憶生命所走過的路。就是這麼的巧妙,在這段期間,不約而同的被邀請出席不同的大小盛會,舊地重遊,勾起我許多難忘的故事。真的,人不可以沒有回憶,不能忘恩。感受上帝在我生命中的安排,並發現上帝一直對我的愛及奇妙的帶領。

衡:你是否在基督教家庭長大?

鄺:我叔叔及姑媽是基督徒,我爸爸及媽媽則不是基督徒。是由我的姑媽帶我參加佈道會,並在基督教小學接受真理教導,及後參加洗禮班接受洗禮,成為一名基督徒。

衡:在你的家庭中父母或親戚,對你的生命成長有甚麼影響?

鄺:我想學校及教會對我的影響是最大的。在我成長過程中,上帝奇妙的安排,讓我在聖公會聖保羅堂遇上一位屬靈的恩師夏瑞雲姑娘,她對我個人屬靈的裁培,及對我屬靈的生命成長有很大的影響。

衡:鄺主教,為甚麼你會走上終身全職事奉的路?有甚麼原因促使你要修讀神學呢?

鄺:我想一切是上帝的安排,當時聖公會聖馬太堂小學只剩下一個名額,我應考並順利進入該校就讀。同樣,聖馬太堂小學亦是聖保羅男校屬校緣故而順利入讀中學。直到進入中文大學崇基學院,本來修讀英文系,當時何明華會督知道我將來要預備進修神學,建議我修讀中文系為合。從上經歷使我明白上帝的帶領並不代表個人沒有主見,反而是學習順服走上帝為我安排的路,並發現如果我堅持己見,就會阻礙上帝在我身上的工作。所以,我在一生事奉中學習將自己的成見放下,等候上帝的安排及帶領。

  我是獨子,沒有兄弟姊妹。在我讀書的時代,父母對孩子的期望是讀醫科。但是我曾想過從事輔導工作,社工的工作亦是我心儀的,因為我最大的興趣還是人及從事幫助人的工作,由於我從小就很喜歡幫助人。但是我覺得從事醫生及社工是可以幫人的,卻做不到全人的幫助,因此選擇讀神學,希望從事能完整及持久服務人群的牧者工作。

  再上路,任重道遠

衡:請問你在過去事奉的道路上,作為牧者有甚麼是你感到高興的事情?

鄺:作為牧者感到最高興的事就是擔任前線的牧養工作,親力親為關懷會友的需要。在我擔任牧職的過程中,發現擔任牧師容易,但是擔任主教就更困難。為甚麼這樣說呢?譬如說:擔任牧師介紹別人入學比主教介紹別人入學較容易。今天社會講求入學公平,其實正是在「毀滅」教會使命,入學時只講求分數上的公平,人卻沒有發現由於每個人的背景不同,使他們的成長環境出現差異性。但是在入學時往往是不談論到人的成長背景的公平性。教會一直以來是強調扶助弱小,今天所講求公平,是不能幫助消滅代代貧窮的問題。當教會想幫助有問題的人入學時,卻被人說成教會的牧者不公平對待其他人,當出現這樣的聲音後,其實正是違背當初教會辦學的理念,辦學的原意是要幫助有需要人士能接受教育。

衡:在昔日擔任大主教職務期間,你每年發佈的聖誕文告都非常精彩,這是你個人的心聲嗎?

鄺:我覺得作為代表教會的良心,向世界及社會發出聲音,應該如羅馬書十二章二節的經文強調關心及造就人的事作為教會主導思想,同時,我期望弟兄姊妹要明白只靠羅馬書十二章二節還不夠的,基督教存在一個大問題,就是只注重「社會的福音」,如果基督教只關心現在的社會問題就是福音,就忽略了福音的完整性。約翰福音一章一節亦提到「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經文中的「道」是沒有分現在及將來的意思,道就是永恆,是包括現在及將來。所以基督教只講現在不講將來,或是只講求將來不講現在都是不對的。因此基督教一定要講現在及將來,道就是上帝,道就是永恆。只要將約翰福音一章一節及羅馬書十二章二節,結合兩者向世人宣講,就不會讓人有錯覺,基督教只顧現在而不顧未來。

  衝突中,以和為貴

衡:過去你在教會界參與許多公職,同時你亦參與許多社會及政治上的工作,你是如何處理許多複雜問題?

鄺:我覺得現在社會就像一個風浪,人總是喜歡製造風浪。作為基督徒要做到,不要被風浪干擾個人的思維和處境。基督教是強調為人而做,以人為本,做對人有益的事。同時,我會從神的角度去出發,並用愛心盡我個人的能力,去幫助有需要的人。同樣我亦在基督教界及宗教界裡保持一種和諧,人就是要和平相處。基督教是強調和諧,在宗教界中學習共存,及互相尊重。同樣我做人的宗旨就是以愛待人,對人沒有階級觀念,任何歧視及偏見。

衡:面對社會上種種的衝突,如何在不同階層及族群衝突中扮演和平之子的角色,達致彼此和諧的關係呢?

鄺:作為基督徒,首先保持個人對上帝忠誠,在事奉做到無我的精神,任何事情不為自己而做,事奉只為神及人的需要而做。這就是無私的精神,在無私的情況下,使自己沒有利益衝突,故此就沒有成敗得失了,我只會盡力而為。聖經亦教導我們要做盬做光,就是要你在不同的群體做鹽及光效應,尊重別人及與其他不同群體和平共處。

  衡:剛才你提及羅馬書十二章二節「更新而變化」,在時代改變中,教會如何調適行使真理呢?

鄺:我覺得社會上的轉變,亦覺得聖公會的轉變,以前的大主教或主教都是權威的領袖,但是在我的思維裡這個時代,大主教或主教並不是一個領袖,他們的角色應是一個支援者,是一個鼓勵者,支持每一位牧師和校長的職務,及給每位牧師和校長適當的幫助,鼓勵其他人亦願意幫助其他人,每個人完成鹽及光效應,達致人人和諧,社會和諧。

衡:當你面對政治上利益衝突時,彼此互相搶奪的情況,你如何去處理政治搶奪氛圍?你認為作為平信徒或牧者在參政時要保持甚麼角色?

鄺:我認為基督徒明白施比受更為有福,在政治上不是搶奪者,而是一位給予者,是擔任協調者的角色,千萬要除去擁有功利之心。

  為牧者,有道可言

衡:面對教會增長的問題,你有何看法?

鄺:教會不要以爭取教友為主,宣教及佈道是實踐上帝的道,宣教的意思就是宣道,人是先接受道後,才使生命得到改變。現在教會則以宣教活動及佈道會,達致別人回到教會聚會為目的,但是我堅持持續「佈道」給人的方法,有道可言,以道改變人,改變社會,不應以量化為標準。

衡:對於時下青年牧者普遍充滿各種不同的雄心壯志,包括「上位」心態。作為牧者的長輩,你有甚麼說話向他們作提點及勸勉?

鄺:我覺得每個事奉者都有立志去愛人,當中最重要是能夠堅持下去,最糟糕是事奉過程中容易看到別人成功,而忘記自己的宗旨及立場。基督教其實並不存在「上位」的心態,是世界才存在「上位」的心態,基督教最重要是「人」、「道」及「上帝」。此外,年輕牧者可以參考屬靈前輩的付出,目光不要只看別人的成功,更不應被社會的價值觀影響我們,堅持肯犧牲及奉獻的原則。

  牧者要認識真道及守道,並將道實踐出來。同時期望基督教教會及牧者應深入研究上帝的道,尋找到共同的看法,來回應社會的需要。

衡:請問你在退休後,有甚麼計畫?

鄺:我真的沒有甚麼退休計畫,現在只在教會擔任「替工」,主領聖餐及講道等工作。同時我亦接受自己是一位沒有野心的人,並明白人到退下來就是「要退」,我絕對信任後繼者能替代自己繼續往後的工作,做得更好。此外,我亦會參與崇基神學院學長制,幫助學弟的輔導工作。最後,我覺得教會需要倚靠神,交託給神,不要忽略神的帶領,常常銘記要倚靠神。

  訪問後記:

  鄺廣傑榮休大主教平易近人,言談幽默,字字珠磯,言之有物,娓娓不倦。自命鄉俚,韜光不少。羨慕鄺大主教的退休生活甚為寫意,依時上班做「義工」,閒來以兒孫為樂,只有一件未完的夢還沒有退下來,仍堅持做關心人和造就人的事,讓這份愛不斷流動!願上帝加能賜福鄺大主教和他的家人及所作的工。

鄺廣傑榮休大主教簡介

香港聖公會榮休大主教

香港島教區榮休主教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名譽院士

曾獲頒:

崇基學院 統一文學文憑〔1962年〕

美國堅仁大學神學學士〔1965年〕

美國伯士利神學院神學碩士〔1971年〕

美國堅仁大學榮譽神學博士〔1986年〕

美國伯士利神學院榮譽神學博士〔1998年〕

香港大學榮譽神學博士〔2000年〕

香港中文大學榮譽社會科學博士〔2007年〕



▲1981年主教祝聖禮後與親友合照


▲與丁光訓主教攝於倫敦參加蘭柏會議


▲與青年人茶敘


▲ 2006年鄺大主教榮休感恩崇拜於會展舉行。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時代講章】

【黃金歲月】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教會語文漫談】

【畫出生命】

【文林】

【品蘭集】

【女傳道手記】

【一個字一顆心】

【與大師對話】

【過渡人生】

【游離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