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中的掙扎

2298 期(2008 年 9 月 7 日) ◎ 女傳道手記 ◎ 丹雪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跟著志願者送帳篷布到一戶人家,那時餘震仍頻繁,除了夜裡睡的帳篷,還要有地方放農作物。他們的房子雖然完好,心卻隨著命喪北川的兒子一家三口破碎了。乖巧的兒子是他們生活的全部和依歸,媳婦和兒子年輕燦爛的笑容,仍留在新婚照片上,更是父母日夜的追憶。婦人毫無表情的呢喃,「我還靠甚麼活下去?活著還有甚麼意思?」

  對於不相信有神、有永生的他們來說,死亡是永遠的隔絕與失去。任何的生命甚至是多餘而無意義的,即或他們久已疏遠、未曾善盡父母之責加以養育的兩個女兒還活著,災後也曾回來探望過他們,卻沒能為他們帶來絲毫的慰籍,夫婦倆所能做的就是控訴那不存在他們信仰中的上蒼。

  在外地求學的娟子,得知地震消息後,放下一切,急奔機場,焦躁而又心神恍惚的等了一天一夜才上了飛機,回到老家等候她的卻是雙亡的父母。接下來三個月的哀傷、處理事務與情緒的煎熬,她都盡情抒發在那充滿不捨的文字裡,也叫人稍稍體會神如何醫治了她。

  是神的恩典,在5.12滿了百日後,當災區為遇難者陸續舉行喪禮的期間,我們參加了其雙親的喪禮,更有機會向著哽咽哀慟、尚未認識神之救恩的親友,獻上「雲上太陽」和「愛的真諦」兩首歌,藉以表達神那超越死亡權勢的愛與眷顧,亙古不變的臨及祂的兒女,更盼能安慰那曾擁有甜蜜溫馨的親情、如今因喪亡而極其憂傷的心靈。

  即或親人都安在,瞬間失去居所的災民,只懷一個希冀政府能全然承擔起建房責任的夢想,直到最近確定此期待落空。停止了等待,一些地方開始了重建工程,然而有了政府一萬六、一萬九、兩萬二的資助後,總額七萬左右的房屋造價,對許多人來說,當中的差額是個無力填補的缺口。偏遠山區的災民只能繼續住在帳篷裡,雨天的潮濕、即將到臨的冬天都是個挑戰;入住臨時板房的,需要學習在狹小的空間與陌生人為鄰里,炎熱的季節即將過去,對他們來說會是個好消息。

  少數志願者完成了協助插秧、淨水、支搭帳篷的階段性任務後,仍留在災區,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歡迎他們。因為東方閃電、二兩米等異端,以及法輪功也伺機活動,這為許多基督徒帶來麻煩。弄不清誰是誰的村民會向村幹部或公安告狀,將他們清除出境,客氣些的就請他們離開。我們蒙恩到了一個樂意為志願者提供駐紮點和辦理志願者證的村莊,遇到兩位甚受村民歡迎的志願者,他們已在那裡待了一個多月。先前可以教孩子唱歌、功課的年輕的他們,在孩子們陸續上學後,如何陪伴生活忽然間變得空蕩、不知可以做些甚麼的村民,是門不容易的功課。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時代講章】

【黃金歲月】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教會語文漫談】

【畫出生命】

【文林】

【品蘭集】

【女傳道手記】

【一個字一顆心】

【與大師對話】

【過渡人生】

【游離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