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愚拙地傳講愚拙的福音?(四之一)

2215 期(2007 年 2 月 4 日) ◎ 神學探索 ◎ 鄧紹光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或許我們也會同意保羅的講法:這愚拙實在是上帝的智慧,但我們其實對此並無興趣。我們關心的,大概仍然是:這樣的上帝對我有甚麼好處?

  我們的語言,就是我們的世界。作為基督徒,我們說怎麼樣的語言,我們就成了怎麼樣的基督徒。作為教會,我們說怎麼樣的語言,我們就成了怎麼樣的教會。

  有神學院院長在就職禮說過類似這樣的一句說話:「今天,教會的信仰問題不是別的,就只是教會論。」後來他在一份教會報刊的訪問上接著說:「今天,教會的問題是她不知道自己相信甚麼。」這位神學院院長所講的是香港及華人教會的景況。我們並不知道自己相信的是甚麼。然而,這樣的事情又豈只是今天方才出現。

  昔日的哥林多教會,看來跟今天的華人教會在這一點上十分相像,都不知道自己相信的是甚麼,否則保羅不會在哥林多前書花了頭四章的篇幅去講論這個看來十分顯淺的道理。可是,我們就是不明白,昔日的哥林多教會不懂得保羅傳的是十字架的福音,不懂得所信的也是十字架的福音。今日我們也是一樣,我們愈來愈不再宣講十字架的福音,也愈來愈不懂所信的也是十字架的福音。我們愈來愈像保羅所講的猶太人和希臘人。又或是我們仍然口裡宣講十字架,但心底裡卻完全是另一種想法,甚或在解釋上我們別有懷抱。

  的確,我們以為十字架只是替罪羔羊的遭遇,十字架是愚拙的上帝的作為;因為上帝這樣做了,那麼我們就可以無罪一身輕,我們就可以忘記這十字架的福音。既然已經成就了那替罪的工作,既然我們都已領受了這替罪的好處,我們還有甚麼好去記得這十字架。或許,我們只會繼續追問,上帝還有甚麼好處要剩下來給我們呢?相信上帝還有甚麼好處呢?我們慶幸自己不用上十字架,因為有上帝的羔羊愚拙地替代了我們。

  或許我們也會同意保羅的講法:這愚拙實在是上帝的智慧,但我們其實對此並無興趣。我們關心的,大概仍然是:這樣的上帝對我有甚麼好處?這個讓耶穌基督上十字架的上帝,還會給我甚麼好處?我們仍然會認同保羅的看法:十字架是上帝的大能。我們認同,因為十字架給我們替罪的好處。但我們並不就此滿足,我們仍然會像猶太人那樣,向上帝要神蹟,向上帝要那些能滿足自己欲求的好處。

  這樣一來,十字架不再是我們生命的樣式,不再是我們生活的道路,而僅僅只是我們從上帝手裡獲取好處的途徑。於是我們繼續貫徹這種為自己尋求欲求好處的生命實踐,向上帝要神蹟。我們以為在十字架之外,我們還可以要神蹟,求智慧,我們以為可以同時既得十字架的好處,也得神蹟及智慧的好處,卻沒有想到魚與熊掌是不能兼得的。

  (作者為香港浸信會神學院〔基督教思想「神學與文化」〕教授)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羊圈守望】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畫出生命】

【文林】

【雲彩見證】

【樂韻心弦】

【輔導小百科】

【情理互動】

【情牽姊妹心】

【神學探索】

【交流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