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城的噩夢

2842 期(2019 年 2 月 10 日) ◎ 阡陌上的邂逅 ◎ 黎海華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時間到了盡頭,生命到了盡頭,世界到了盡頭。」(薩拉馬戈 Saramago 1922~2010)

  一九一八年初夏西班牙爆發第一波流感,疫情緩和,是預警;秋冬則爆發第二波,情況致命而嚴重。當時全球至少二千萬人死亡。一九九八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葡萄牙作家薩拉馬戈長篇寓言小說《盲目》,即描述一場瘟疫。

  一場奇特的疫病出現於一座奇異的城市。當天和任何一天沒兩樣,大家都在紅燈前停車。綠燈亮時所有車子移動,除了中間車道第一輛,車主突然失明。一位路人帶他回家卻把車開走了,半路上偷車賊就瞎了。車主由妻子帶去求診,醫生回家後也瞎了。當天求診的受牽連的都瞎了,結果全給隔離。政府如臨大敵,管它叫白症,鑒於感染者全在光天化日之下眼前彷彿給一堵白牆檔住,白茫茫一片。

  盲人來了一批又一批,全給塞進空置的精神病院,衝突時有發生,原來隔離意味着監禁。第一個犧牲者是偷車賊,他爬出大門那一刻就給子彈射穿了。警衞士兵嚴守隔離空間,越雷池一步則遭殃。由於飢餓盲人都擠在走道,送食物的士兵一看嚇得亂槍掃射,屍體疊成小丘,失明者成了待宰羔羊。弱肉強食狀況發生了,流氓集團產生了。食物的分贓、掠奪,環境的惡臭,加上公然的強暴,禁閉的空間恍若地獄。甚至警衞、士兵都感染失明,有一天守衞軍全不見了。精神病院失火,盲人自由了。走在街上才發覺整個城失守了,整個國家失守了,一切陷入無秩序無政府的混沌狀態。全城瞎了,舉國上下都受感染。醫院沒醫生、劇院沒觀眾、法院沒法官、學校沒學生。無人駕駛、無人閱讀、無人創作,各行各業無人守。

  死城。唯一未受感染的是眼科醫生妻子。她目睹全城恍若死城:停電停水缺糧無人管治,商店被劫掠。人人為生存彼此踐踏殘殺,空氣充滿腐屍、糞便、垃圾的惡臭。每間樓房都被陌生者破門而入,到處是摸索行走覓食的迷途者。時間到了盡頭,生命到了盡頭,世界到了盡頭。疾病長驅直入,水源枯竭,食物腐壞。

  有一天,無預警,無預兆,第一個失明者發覺自己眼睛忽然復明,接着第二個、第三個⋯⋯街上歡呼聲此起彼落,眾人彷彿從長長的噩夢中醒來。

  一場瘟疫不就是人性的試驗所和審判台嗎?盲目的寓言曾以SARS的劇本在我城演出。一位帶菌者搭機從一個城市飛抵我城,令我城成為疫區。不斷有人受隔離,不斷有人死亡。基督徒每天二十四小時接力賽跑一般輪班祈禱。後來SARS不知怎地長了翅膀越過我城而去,我們像從長長的噩夢中醒來。

  薩拉馬戈有話說,卻不直接說,透過寓言來說。一場盲目的瘟疫,撕開文明外衣,其震撼不亞於讀卡夫卡寓言。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教會觸覺】

【E療行傳】

【九龍半島賞教堂】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淨山清泉】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畫出深情】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