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與張慕皚牧師共事的歲月

2780 期(2017 年 12 月 3 日) ◎ 文林 ◎ 姚志華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十一月二十二日下午,收到友人傳來信息:「今天下午一時四十三分張慕皚牧師被天父接去,安詳地息了地上的勞苦……」接到這消息,我心裏難過,沈思良久。思緒回到三十五年前……

  一九八二年初,我寫信應徵建道神學院秘書一職,幾天後即接到張慕皚院長親自來電約見,面談地點在九龍城浸信會。對於面談地點,我有點希奇,後來才知他跟「城浸」關係密切。料不到一見即合,同年三月,靈命未算成熟的我竟有幸與他共事,成為他的秘書。

  我在「建道」的工作,主要是協助張院長處理書信來往,以及謄寫文稿,後來也翻譯文稿。他是好上司,對我這個下屬,從不展露嚴厲的臉色,總是温文地託付工作。有時,他會對我的工作表現予以稱讚,令我得鼓勵。他也讓我出席學院隔週舉行的教職員祈禱會,令我有幸與多位神學院老師一起祈禱,經歷神如何應允我們的禱告。此外,他也讓我在午膳時與他和老師們同桌。這些近距離的接觸,不能不使我對他有所認識。借用當時「建道」的公關主任曾仲愚牧師的話,張院長「學問淵博、平易近人」;其「學問淵博」,從他寬敞辦公室內數十排書架上厚厚的中英文書,可見一斑。此外,他平時沈默寡言,但一開口說話,言簡意賅,令人信服。

  公事以外,難忘與張院長的私下交往。與他共事約四個月後,有一次,學院託我帶些東西給身在「城浸」的張院長,他當時住在這教會的宿舍。公事辦完後,我冒昧地告訴他,我家正有難處,問他可否抽空聽我傾訴、給我輔導。百忙中,他竟沒有拒絕我,反而慷慨地讓我坐在他家中,耐心地聽我傾訴,給我意見,為我祈禱,我很受感動,對他心存感激。

  隨着與張院長共事的日子久了,我才恍然知道,年約四十的他已是神所重用的僕人!一九八零年,他告別在加拿大神學院多年的教職,毅然回港,擔負建道神學院院長重任。回港後才不過兩年多,他已備受香港眾教會歡迎,紛紛邀請他講道;據聞當年如欲邀請他講道,須預早一年甚至兩年才行。此外,《今日華人教會》等重要刊物,也以邀得他撰稿為榮。在八十年代,他也曾獲邀擔任港九培靈研經會的講員。我與張院長共事的年日雖不算長,約一年,已引以為一生中極寶貴的經歷。感謝神,讓我近距離看到祂重用之僕人事主的風範!

  我辭別「建道」秘書一職後,與張院長的交往減少了,但感謝神讓我與他有不解之緣。一九九一年,我結婚,寄了邀請卡給他,不敢奢望他會出席我的婚禮;果然他未能出席,但也寄來賀卡,可見他是有情有義的人。二零零零年,我應徵國際聖經協會編輯一職。得知這機構的董事會主席是張慕皚牧師,我滿有信心,珍惜獲聘的機會,心想將會在這機構的聚會中與他碰面。果然,後來在「國協」一次感恩晚宴中,與他重遇,他仍記得我,與我閒談了一會兒。在那次晚宴中,他以董事會主席身分致詞,他罕有地說了一句幽默的話:「我這個董事,有時是不懂事的。」他的致詞,一如既往,言簡意賅。

  那幾年在「國協」事奉的日子,每逢與他交談,對他的稱呼已由昔日的「張院長」改為「張牧師」。有一次,因工作的需要,我致電給他,邀請他為一套釋經系列的書撰寫百多字的推介文。他一口答應,並依時傳來高質素的推介文,可見他為人重視承諾。他那段推介文被採用了十多年。

  近兩年,得知張牧師身體軟弱,多次入醫院,我默默禱告記念他。十一月二十二日收到一段來自張慕皚師母的話:「今天……天父接了牧師回天家!他很安詳寧靜地息了地上的勞苦。我不感突然,因牧師所患的淋巴癌……腎移植後遺症等,確實難醫好,也未必可以在家舒緩安寧護理。故此感到天父確實垂允禱告,今賜他臨終恩典,無怨無憾!」確實,我們為張慕皚牧師的一生感謝神,不單無怨無憾,更是極其豐盛!他培育了一代又一代的神學生,牧養了無數的信徒和傳道人,他留下來的講道錄音帶和多本著作,深信繼續向將來世代的人說話!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品蘭集】

【特稿】

【信.道.靈.心】

【傳道故事】

【城市心靈】

【家庭牧養】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記】

【路德的蘋果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