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懷良師─高天明先生

2662 期(2015 年 8 月 30 日) ◎ 文林 ◎ 姚志華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吳思源先生早前寫了〈悼一位良友──高天明弟兄〉一文(見本報第2659期,八月九日),這是難得之作,讓我們一起緬懷高弟兄。該文勾起我不少回憶,禁不住要撰文與讀者分享高弟兄的事跡。思源兄以「突破」前同工關係悼念他,我則以他學生的身分緬懷他,因此在下文我以「高老師」尊稱他。

  初認識高老師,追溯至一九七七年秋。那時,我剛入讀香港浸會學院(「浸會大學」的前身),第一學期必須修讀「大專生活導引」一科,任教的正是高老師。九月開課,但頭幾堂未見高老師,而是由一位西人老師暫代,聽他說,高老師身在加拿大,須要為他的碩士課程處理一些事宜,約一個月後才到任。十月初,高老師出現了。他雖姓「高」,個子卻不高,身高約五呎五吋,身形稍瘦,戴着眼鏡。他給我的第一個印象是笑容可掬,平易近人。他這樣介紹自己:中大崇基學院地理系畢業,副修哲學;畢業後做公務員,任職城巿規劃師;工作數年後,遠赴加拿大深造,在溫哥華維真學院修讀基督教研究碩士課程。在那個年代,高老師的學歷已算高,足以勝任大專院校的教席。在浸會學院的第一年,他屬於地理系講師,兼教「大專生活導引」一科。上他的課是一個享受,因為他教學生動,對所教的內容滾瓜爛熟,無須望書本或講義,言之有物,間中講些笑話,令學生聽得開心。猶記得他說過,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的英文簡稱是UBC,香港的留學生喜歡戲稱它做「挖鼻屎」。那個年代,學生走堂普遍,但他的課幾乎每堂都座無虛席,走堂就等於走寶。順帶一提,他在白板上寫的中文字頗有特色,秀麗美觀。

  雖然事隔三十多載,我還記得從高老師的授課中有三得。其一,他說過,大學生做學問,宜選擇適合自己的一門學問作主線,然後旁及其他學科,這一點成了我日後做學問的指引。其二,他在十多次課堂上,先後向同學介紹過幾本好書,包括:王尚義的《野鴿子的黃昏》、賴志明的《誰來經理中國》,以及勞思光的論思考的書(書名忘記了),我閱後生命得啟發。其三,他指導同學如何寫學術論文,他說這是四年大專生活必須具備的工夫;在這一科的期末,我呈交了有生以來的第一篇論文。我感謝他!

  由於高老師的講話富啟發性,贏得口碑,在任教一年後,即多次應港大、中大等校的基督徒學生團契邀請,到他校講專題,許多基督徒大學生都得益。此時,他在浸會學院是頗愜意的,我見過他在授課之餘喜孜孜地與學生在球場踢足球。他腳法不俗,走位靈活,一如他腦筋靈活。

  高老師在浸會學院的第二年,轉到宗哲系。我在這校的第二年上學期,有幸修讀他任教的「新約聖經導論」,可惜課堂所學大都忘掉了,只記得學期末交了一份小組論文。可喜的是,這一學年起,我與高老師的私人交情進深了,原因之一是雙方都參加同一家教會──香港華人基督會。在主日,彼此在教會經常相遇,雖未能深談,但少不免點頭打招呼。彼此既相熟了,我就鼓起勇氣先後兩次找他幫助:第一次,我因申請助學金而邀請他作我的諮詢人,他一口答應;第二次,我因學業和生活壓力大,向他求助解決之道,他提議我把眾多要處理的功課和瑣務,一一寫在記事簿上,每完成一項,即以筆刪去,這樣可令我成功感增加、壓力漸減。此後,我採用他這個提議,行之有效,至今仍使用。我感謝他!

  不知怎的,他在浸會學院教了兩年就離職了,重做公務員,任職城巿規劃師。那是七十年代末。

  雖然我無緣再在浸會學院聽他的課,但在教會卻有幸作他的主日學學生,他教的是「異端研究」。他講授的課,報讀的學生特別多,約三十人,主日學部為此須安排較大的課室。他教學的內容豐富,風采依然,而態度、講話等,相比於在大專院校授課更顯得輕鬆風趣。有一回,他開放他的家,接待我和幾位主日學同學,樂也融融。

  到了-九八零年,他與劉寶慈姊妹結婚。婚禮在加士居道的循道衞理聯合教會禮堂舉行,我有出席。順帶一提,高太多年來任教大專院校,深受學生歡迎,曾獲香港城巿大學頒發優秀教學獎。婚後數年,高老師轉工,任職於突破機構研究部(他在突破任職的那幾年,可參閱吳思源先生所寫的那篇悼文)。在此記述一事,時維一九九零年某日,當時在油麻地任職的我,特意提早一小時下班,往佐敦突破中心探訪高老師,維繫情誼。

  按思源兄所說,高老師九一年離開突破。但就我所知,他不是立即移居温哥華,而是在九三年左右,受聘於香港城巿大學公共政策學系(因為我有個舊學生於九三年入讀此系,修讀過高老師的課)。

  至九八年,在某個主日,我罕有地參加華人基督會頌真堂的敬拜,巧遇高老師,交談了一會。我對他說:「聽聞你搬家了,住在火炭的半山區。」他不改風趣的本色,笑答:「畀你起晒底!」不料,那一次的偶遇,竟是我與他最後一次見面!二零零零年,他正式移居温哥華,近十多年彼此沒再見面。

  高老師安息主懷了!此後,我無緣再聽他精彩的講課,再看到他的笑臉,但我不會忘記他曾給我生命的指導和啟發。神賜他過人的才智,使他對教會和社會作出了不少的貢獻,又培育了許多學生。為高老師豐盛的一生感謝神!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品蘭集】

【一起走過從前】

【傳道故事】

【城市心靈】

【心靈絮語】

【教關愛心行動】

【爸爸劉言】

【牧心世情】

【經典看人生】

【親密關係】

【香港教會巡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