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謬感

2630 期(2015 年 1 月 18 日) ◎ 經典看人生 ◎ 許立中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就像奧林匹克獎牌和網球獎杯,它們的意義,乃在於得獎者比其他任何人更擅長於做一些於其他人毫無裨益的事情。」

  約瑟海勒,《軍規第22條》

  這是一部以第二次世界大戰為背景的黑色幽默小說。故事中的空軍軍官為了逃避戰役,去找軍醫幫忙,希望軍醫能夠證明自己瘋了,以安排退役。可是軍醫告訴他,雖然按着「軍規第22條」,瘋子可以免於飛行,但它卻同時規定必須由當事人提出申請;而倘若當事人一旦提出申請,便證明他並未發瘋,因為「關注自身安全乃理性活動的結果」。因此,這條表面上講求人道的軍規,其實不過是一個耍弄人的圈套。

  「軍規第22條」的一個現代版本,是銀行貸款:要成功申請銀行貸款,你必須先向銀行證明你有充裕的經濟能力。換句話說,要借錢,你必須先證明你並不需要那筆錢。

  奧林匹克精神,是生命的意義,在乎奮鬥與尊嚴。剎那光輝,照向永恆,雖然我們確實說不出那0.7秒的紀錄、費特拿抑或拿度贏得大滿貫,對電視機前觀看賽事的世人有何裨益。

  我又不禁想到,一些運動員「下崗」之後,能夠如郎平、鄧阿萍那樣有後續事業的,少之又少。他們大部分被棄如敝屣,甚至為生活所逼變賣獎牌。「國家級」尚且如是,省市級就更不用說了。

  莎士比亞在《麥克白夫人》中的名言;「生命不過是一個行走的幻影、一個糟糕的演員,在舞台上裝胸作勢、傷春悲秋以消磨他的日子,然後就不知所蹤。那是一個瘋子說的故事,充滿聲音與激情,卻沒有半點意義。」

  荒謬看似消極。可意義的追尋,卻往往起始於覺悟生命的荒謬。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文林】

【釋經講道】

【品蘭集】

【聯會新會堂巡禮】

【一起走過從前】

【傳道故事】

【城市心靈】

【心靈絮語】

【新聞捕手】

【爸爸劉言】

【牧心世情】

【經典看人生】

【親密關係】

【香港教會巡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