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拜、神的道、回應社會

2065 期(2004 年 3 月 21 日) ◎ 教會之聲 ◎ 黎本正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美國加爾文基督教崇拜協會在二零零四年一月,舉辦了每年一度的崇拜與藝術研討會。兩個主要議題是「崇拜與關懷的關係」和「崇拜與公義的關係」。是次大會請得對現代崇拜研究享負盛名的Robert Webber為其中一位主題講員。參與這大會的共有超過一千人,主要來自美國各地各宗派的牧者與聖樂和崇拜藝術工作者,其他還有小數來自日本、韓國和香港。

  在參與大會的各種講座和崇拜過程中,我有一個很深的感受。美國教會今日對崇拜的討論是如何使崇拜中神的道被顯揚、領會和遵行:崇拜中所做的一切工作,無論是唱的、讀的、禱的和做的都是要服務神的道,讓神的道藉著基督的工作培育敬拜者的生命,使之在生活中回應和實踐真理。神的道原與人的生活息息相關。

  近代社會既是突顯人權和人的平等,強調社會公義和憐恤,上帝就藉教會予以回應,其中基督教會的崇拜更是主要的表達和實踐的渠道,讓神的道活現在教會整體的相愛生活與及對社會現象和需要的關懷中。難怪一般美國人對基督教存有好感,因為基督教是實際和「到地」的。

  一九九一年美國的一項調查顯示,約八成五的美國人自稱是基督徒,而事實上只有約三成美國成年人自信是重生得救(註)。相信那些仍未重生得救的「基督徒」是以成為基督教的一分子為榮吧。我舉出這數字比較並非要嘲笑美國人;相反,我是在欣賞他們的教會。她被大部分人認同是因為她以崇拜為主導的教會生活是切合時代,是正面而積極地回應社會在當代的需要。

  深受英美教會文化影響的香港教會要急起直追。過去十多年,不少基督徒花了很多時間和精力去實驗崇拜更新,至今卻仍在探求如何使信徒在崇拜中更享受,或更能表達自我;要不然,就是仍在探索更能吸引教外人參加的崇拜「形式」。

  與此同時,教會仍以為神的道在崇拜中只存在於講道中。其他本是神的道的項目,在進行時也使人毫不醒覺那是神的道,譬如宣召、讀經、主禱文、信經、獻禮文、三一頌、阿們,與及聖哉、聖哉、聖哉等。此外,神的道在全年的講道中也不見得全備,因為全年的崇拜經文若不跟基督事件(由救恩到主再來的應許)和聖經中新約教會的生活和教訓而編排,卻只根據選擇性的講道和崇拜主題, 則幾可肯定教會將忽略了很多信徒必需曉得和持守的真理。請問讀者諸君可否記得上一次聽耶穌升天和聖靈降臨的信息是甚麼時候?這二者卻是對信徒靈命和教會生活,對永生的盼望和確據何等重要!

  美國教會的崇拜在回應時代和社會現象時,也不只是片面地選取聖經真理以應對。她早於一百年前就已由各宗派教會代表,組成了通用崇拜經課的修訂工作了。教會實需要在崇拜中全方位的聖經真理亮光下,才能察驗出神對回應社會文化和需要的旨意。但香港教會呢,她究竟在哪裡?

註:參看William D. Romanowski,“Eyes Wide Open: Looking for God in Popular Culture”s Grand Rapids: Brazos Press, 2001, pp. 25-6.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息息相關】

【黃金歲月】

【羊圈守望】

【畫中有話】

【人間如話】

【誠心所願】

【教會今昔】

【文林】

【專題專訪】

【神學縱橫】

【真情真性】

【作兒女的父親】

【交流點】

【才德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