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味無窮的《一碌蔗》

1990 期(2002 年 10 月 13 日) ◎ 影音視評 ◎ 銘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當很多人說〈一碌蔗〉不好看時,我倒有衝動去看看。全因我對葉錦鴻有信心,這種信心不是來自希伯來書所說的:「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未見之事的確據。」而是我對葉錦鴻總存在著一些期盼,信心也來自他多部舊作建基而來的。無論〈飛一般愛情感覺〉、〈半支煙〉或〈薰衣草〉,都很喜歡那種淡淡的手法,但卻將愛情描繪至深。

  〈一碌蔗〉也寫了多個愛情故事。小尼姑和阿凡、阿凡和俠女、俠女和魚蛋明、阿凡和爸爸、大喪和兒子、葛標和太太。每一個愛情故事都盪氣迴腸、真情流露。

  尤其是描繪大喪在海灘和兒子訴別離一幕,更是全片最精彩一段。黃秋生除了演活了那種「門口狗」心態的牛屎飛(只在長洲欺凌弱小,但卻不敢踏出長洲半步的「大喪」),最精彩一幕是知道自己不久於人世,想和兒子作最後的叮嚀,教導他愛惜世界、愛借身邊人,甚至在最後期限和兒子相聚一刻的無奈、哀愁,都活現在幕前。大喪有這個心理變化,當然要多謝阿凡(余文樂)的仇恨喚醒,阿凡啟發大喪,原來失去父親是可以長久的悲痛、那樣的遺憾。

  但我發現有一幕更情深款款、真摯悠悠;甚至因為他,我向愛情作出深深的敬禮-這個人就是葛標師傅。

   葛標師傅每知道徒弟看武俠片,看完又將所看的動作擺放在洪拳的格式上,總是責罵喝打。但背後的葛師傅又常常去看武打片,還以為他又是五十步笑一百步之無聊之徒,卻原來是一段不朽的戀歌。

  葛師傅英年喪妻,只有和女兒(蔡卓妍)浪跡天涯,在長洲開館授徒,繼續餘生。從葛標娓娓道來蝴蝶雙刀的故事,就認定他是念恩不忘本的有情人。後更知道葛標每去看武俠片時,必購買兩張戲票入座,原來是懷緬過去和愛妻的纏綿。或許葛師傅真的認為當時的武俠片無聊之極,就正如他教導徒兒時說:「怎有打不死的人、怎有打不敗的武功?」但因為他最難忘的片段,就是和亡妻在戲院裡走過。所以縱然武俠片再荒謬、再胡鬧,他也願意每次都購票入場,懷念昔日的溫馨。

  葛師傅相思之苦,就是「相思欲寄無從寄,畫個圈兒替」。生活雖然艱苦,但仍每次入座都買多一張票,悼念亡妻,真教人看到愛情的堅貞。

  有人說:「天下間都死,愛情永遠不死。」所以我更祝願阿凡能夠再遇小尼姑(鍾欣桐)。誠如小尼姑自白,只是出外走走,看看這個花花世界,看完了便會回來,再和阿凡共譜愛歌。

  愛情就是一碌蔗,有時落口滿味甘甜,吃完了,苦澀無味。有時卻是落口難當,不知從何嚼起,卻又愈嚐味愈濃。

  這碌蔗果然沒有令我失望,我嚐到一碌淡淡的蔗,但卻是回味無窮的幾組愛情真諦!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時事透析】

【畫中有話】

【誠心所願】

【文林】

【影音視評】

【代禱事項】

【親密家庭】

【餘暉集】

【夢想的萌芽】

【資訊年代】

【教會圖說】

【神學縱橫】

【牧養事件簿】

【男人傳奇】

【如情未了】

【交流點】

【市井心靈】

【父母也EQ】

【心靈照相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