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山松竹撼秋風

2686 期(2016 年 2 月 14 日) ◎ 心靈絮語 ◎ 王芃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一場寒流過後,踏着薄冰出門。在沒有陽光的陰冷之處,依舊寒氣逼人。途經一所學院的大門,看到那片熟悉的竹林,有些吃驚。剛剛過去極寒,零下十度的漫漫長夜,似乎在它們身上未留下痕跡,那挺直的軀幹、翠綠的竹葉,讓嚴寒失去了威力。

  以前在一場冬雪之後,先想到的,是梅花山的蠟梅和紫金山的松柏。「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也。」然而,這場極寒,卻讓我發現了竹子。

  本來,歲寒三友,竹是其中之一,沒有甚麼好驚訝的。只是南京缺乏宜興和浙江那樣大片茂密的竹林、竹海,竹子,便成為一位被忽略的寒友。而竹子盛產於氣候溫和的南方,也讓人在常識上淡忘了它本有的耐寒的品性。

  纖細的竹葉和枝幹,有何耐寒的奧祕?原來,造物主給了它與其它樹種不一樣的地方:發達的根系。即使砍掉地上的部分,地下莖還會長出新竹!

  還有一個原因,是竹林的力量。單竹不成林,在寒風中屹立不倒的,是可見的竹林,還有不可見的地下莖,這是不可摧毀的。

  「半山松竹撼秋風」(岳飛),半山松竹的合力,更有地下看不見的根莖的合力,足以撼動秋風。被松竹撼動的,豈止是秋風?有一種愛,是堅忍。誠如保羅所說:「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盼望不至於羞恥,因為所賜給我們的聖靈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裏。」(羅五3-5)

  今晨,又突降大雪,氣溫陡降。窗前的樹枝,銀裝素裹,如冰雕一般。那片竹林,你們還好嗎?似乎有個聲音在提醒我,不要憂愁,它們的根莖,已經在悄然生長。冬天到了,春天還會遠嗎?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品蘭集】

【教會觸覺】

【「性」在反思】

【信仰重尋】

【傳道故事】

【各司其職】

【圖像春秋】

【城市心靈】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牧心世情】

【道在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