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雀緣

2488 期(2012 年 4 月 29 日) ◎ 生命故事 ◎ 蔡揚眉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吳宇森的電影喜用白鴿,大衛芬奇上次在奇幻逆緣中用蜂鳥,飢餓遊戲則用了一隻虛構的學舌鳥(Mockingjay)作小說的意象。學舌鳥的英文名稱很吸引我,令人想起那隻經典的反舌鳥(Mockingbird)和那些冠藍鴉(Bluejay)。

  是經典的小說造就了反舌鳥和冠藍鴉的名聲。在小說《殺死一隻反舌鳥》(To Kill a Mockingbird)中,為黑人辯護而遭受各方攻擊的律師對孩子這樣說:「我寧可你們在後院裡射罐頭,但我知道你們想去打鳥。如果射中,你們把藍冠鴉統統射殺都可以,但是你們得記住,殺死一隻反舌鳥是有罪的。」後來有人向小朋友解釋,因為反舌鳥從來沒有做甚麼壞事,只是唱歌,所以殺死牠是罪惡。

  善和惡、正與邪之外,反舌鳥常提醒我要對所有事情多一點憐愛。見到雀鳥,會有憐愛,也充滿感恩,因為不一定見到,如果見到,據說那是「雀緣」。在我家附近,有人發現戴勝,我幾次到訪,無緣一見。心繫釣魚翁,那次竟然在九龍城一處偏僻的小公園見到一隻白胸翡翠(釣魚翁的一種)。

  教會附近有一道行人天橋,天橋頂在午飯時間聚集了很多雀鳥,大部分是白頭鵯,當中有一隻白鶺鴒。大概有人定時餧食,因為有很多麵包碎屑。白鶺鴒比鵯略小和修長,屬水邊鳥,現在飛來無水無渠之處覓食,內裡總有文章。我見白鶺鴒在鵯鳥側邊活動,或待鵯鳥散去後才出現。我很想知道牠有沒有同伴,但每次都只見到一隻。

  這道行人天橋連接著新舊兩區,我這邊是老人家、街坊的活動所在,另一邊是新型的豪華大屋苑、商埸和辦公大樓。舊區的大廈高高低低,環境雜亂,反而有最多斑鳩、麻雀、掠鳥。新區那邊有一大公園,卻好像留不住雀鳥。

  舊區天空熱鬧,天橋底也熱鬧起來。天橋底不足二百呎的地方,最近在主日上午,有數十位菲籍人士站著唱詩、敬拜。天上人間留住一點空間並不容易,此情此景,就當贖罪吧。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黃金歲月】

【喜樂工程】

【破局錦囊】

【如沐春風】

【釋經講道】

【品蘭集】

【特稿】

【世說新語】

【投稿】

【文化之旅】

【新聞捕手】

【有李可陳】

【生命故事】

【百年人物】

【聖化工作間】

【讀者來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