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寓言

2884 期(2019 年 12 月 1 日) ◎ 阡陌上的邂逅 ◎ 黎海華

分享: 電郵推介 電郵 :: 臉書推介 臉書 :: 推特推介 推特
 

  「小說虛擬的世界,往往比真實的歷史記述動人得多。」(何福仁)

  西西用了十三幅比利時畫家馬格列特(Rene Margritte)的超現實繪畫,加以串連編排,寫了《浮城誌異》(1986)分為十三段的小說。照何福仁的剖析,它「呈現出一個可以言說的思考空間,變成圖文互涉;文字同樣超現實,卻又處處照應眼前的現實。」

  第一段「浮城」圖文互涉的畫是《庇里牛斯山的城堡》。西西筆下的浮城懸在半空中,頭頂上是飄忽多變的雲層,腳底下是波濤洶湧的海水。浮城由來已不可考,照祖輩的憶溯:雲層與雲層在頭頂上猛烈碰撞,天空中佈滿電光,雷聲隆隆。海面無數海盜船升起骷髏旗,大炮轟個不停。忽然浮城就從雲上墜跌下來,懸在空中。

  第二段「奇蹟」圖文互涉的畫是左鈎又掛的疊起屋子。沒有根而生活,需要的不僅僅是勇氣,還需要意志和信心。即使是座浮城,短短數十年經過人們開拓發展,辛勤奮鬥,浮城終於變成一座生機勃勃、欣欣向榮的富庶城市。鱗次櫛比的房子自平地矗立,迴旋翺翔的架空高速公路盤旋在十字路口,百足也似的火車在城郊與地底行駛。浮城建造的房子可以浮在空中,栽植的花朵巨大得可以充滿一個房間。九年免費教育、失業救濟、傷殘津貼、退休制度,一一實現。浮城的存在實在是一項奇蹟。

  第八段「時間」圖文互涉的畫是出現在壁爐的火車頭,爐上除了一座鐘,沒任何裝飾佈置。西西浮城是一則灰姑娘的童話嗎?時間,對浮城的人而言,是重要的。「那是重要的時刻,絕對的時刻,一輛火車頭剛剛抵達。只在這特定的時刻,火車頭駛進室內的壁爐之中,只有在這絕對的時刻,火車頭噴出來的黑煙可以升上壁爐內的煙囪。」壁爐前沒有盛載禮物的長襪,室內沒有松樹燈泡天使銀鈴爉燭。時針指向來臨的「一」。原來子夜已過,若是馬車,馬車已變回南瓜;若是駿馬,駿馬已變回老鼠;華麗的舞衣也變回破爛的灰衣裳。「時間零總令人焦慮,時間一將會怎樣?」西西的時間零顯然指涉九七。

  第十段「翅膀」描繪一半以上浮城的人都希望自己長出翅膀。感到惶恐的人終於決定收拾行囊,要學候鳥遷徙到他方去營建理想的新巢。一人到大使館去申請護照移民,官員問他想到哪裏去?答曰無所謂。官員給他一座地球儀請他選地方。那人慢慢轉動地球儀然後問:可有另外一個?

  原來香港人向來活在超現實的時空裏,是無根的世代。馬格列特的畫居然與香港歷史處境不謀而合。西西探索的是香港人的身分認同問題。

  黎海華(文.圖)

【要聞】

【教會、機構短訊】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雲彩見證】

【E療行傳】

【九龍半島賞教堂】

【城市心靈】

【平視人生】

【心靈絮語】

【明心見證】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畫出深情】

【譯經隨筆】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