閾限狀態


3120 期(2024 年 6 月 9 日)
◎ 生活迴響 ◎ 龔立人

分享: 推特推介 Whatsapp 電郵推介 電郵 臉書推介 臉書 推特推介
 

  從乘搭交通工具優惠角度來說,丹麥的長者要到六十七歲或以上、蘇格蘭的長者六十歲或以上就可享用。如何界定長者?這從來不是客觀課題,反受不同非身體健康因素所影響。那麼,我是長者嗎?是否因合資格申請樂悠卡就是長者?是否合乎取回強積金年齡(65歲)的就是長者?是否合乎退休年齡(但醫生沒有退休年齡設定)就是長者?不同條件下各有各定義,所以,我在一些情況下是長者,但在另一些情況,我卻不是。若對青年界定的困難是其在轉變中,我也是如此。青年和邁向長者的都可能在閾限(Lliminal)狀態。粗略地說,我指的邁向長者是六十至七十多歲。說回來,這些人經驗到甚麼閾限?

  第一,我似乎不屬於年輕,但也不屬於年長。例如,我對新事物保持興趣,也願意學習,對變化有相對高的適應力。雖是如此,但我卻接近年長多於年輕,所以,我會多「想當年」和回憶。若年輕的時間是向前,年長的時間是較多向後,我就在向前與向後的張力中。

  第二,我似乎很有動力承擔新任務,但也感受到活力不像從前。有時,竟然忘記了自己不再年輕,同事也忘記我已六十一歲。他們邀請我帶領八天朝八晚五的本地考察團,我沒有猶疑就答應了,日行25000步。心中自問:下年或再下年,我仍可以承擔嗎?

  第三,在工作單位向我說,「你已退休,已完成人生工作」,但我卻覺得我的工作使命還沒有完,我在這事上是被動的。還好,我的部門以另一形式讓我繼續參與工作。合約完成後我會如何?我是被動的,有別於年輕者,邁向年長的,不容易另覓工作,雖是如此,但反而可能經驗到獲邀請的感覺。

  第四,閾限狀態給我經驗到青年的活力,但接近年長的經驗告訴我,不須受別人眼光、期望、規則等限制生活。例如,我有更大自由安排自己生活、不受氣。這份自由、自在是青年時期的我所沒有的。或許,這是夕陽無限好的意思。

  我享受閾限狀態,沒有因其含混性而不習慣。簡單來說,我可以扮年輕,也可扮年長。我還有多少年在閾限狀態中?每個人都不同,但當我愈來愈遠離年輕的時間和體驗、活力和承擔、機會和自由自在時,我已離開閾限了。


【要聞】

【教會之聲】

【誠心所願】

【釋經講道】

【光影留痕】

【城市心靈】

【心靈絮語】

【教會及機構短訊】

【每月眉批】

【清教徒們的最後一課】

【牧心世情】

【生活迴響】

【窮遊世界學無窮】

【聯會專號】

【讀者投稿】

【追蹤語言羣族教會】

【靈風漫步】

【飄零的音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