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所馀无几

2981 期(2021 年 10 月 10 日) ◎ 连载小说《舍得》 ◎ 寸草心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没有机会上战场呢,是驻守珍珠港。退役後回来才知道家已不在了,因为爸妈早就先後过世,二人都是积劳成疾……」说到这里,老人不禁沈吟。

  没会错意,甄晓易暗自舒了一口气,却不知如何回应才是。正想像着上一代移民的辛酸,拼命在脑袋搜刮安慰的词语的时候,只听见长老淡淡一句:「然而,一想到他们现在都住在天堂,我就心感安慰,因为将来大家还能够在一起。」

  人死不就消失了吗?将来还能一起?就像我们中国人说死後去见阎罗王,甚麽住在天堂?不也是迷信嘛!她一肚子狐疑,可是不敢直说:「那麽,您後来怎样生活呢?」

  「我加入弟兄会之後,一直在这里与其他修士同住,日用饮食都有上主供应。」他朝圣母小像那边双手合十,神情安详又满足,「上主赐下比我个人需要的更多,於是就用政府发的军人长俸设立奖学金,帮过三位华裔学生,马来西亚的珍妮已毕业回国;新加坡的露丝去了美东工作;中国大陆的宝儿仍在读书。」

  她必须全神贯注地静听才不会走神,这时长老缓慢地伸出满布针孔的右臂:「直到糖尿病严重才停止,往返医院洗肾愈来愈频密,最近每周要两丶三次。很感恩政府有医护专车接送,费用全免。」她只瞟一眼就不敢再看,耷拉着脑袋想:衰残成这样,也该为自己留个钱养老吧?况且资助过三人,应该所馀无几了吧?

  趁长老停顿的空档,她瞥见窗外夕阳下的松树枝头欢跳的麻雀,不禁又想起家乡那边的鸟儿见人就躲,那时来家里找爸爸帮忙的人多麽低声下气啊。反正奖学金没指望了,刚想告辞,却听见长老用混浊不清的中文说起话来。腔调虽然古怪,但近似粤语,让她心头一暖,竖起耳朵和爸爸老家的乡音对比着,尚能猜出他在讲一些童年趣事。

  用粤语聊着听着,一种久违的亲切和恩慈,渐渐驱散多日来寄人篱下的自卑丶不安,她觉得长老就像家人一样:「……您还能讲家乡话真好,按广东人的习惯我不如叫您『郑伯』吧?」他像个小孩一样快乐地连连点头,左手搔搔耳朵:「可惜没有机会去先父的故乡看看,只听说是在……」落日微弱的馀晖透过洁净的玻璃窗洒在一张饱经风霜的黝黑脸上。

  可惜,无论他重复多少遍家乡的名字,甄晓易仍是听不懂。她想帮他了解那地方,正在抓耳挠腮之际, Susan用托盘捧着六份沙拉和面包送到长餐桌上,原来小白楼的晚餐时间到了。见面结束的一刻,郑伯出乎意料地说:「别担心,好好读书。我明天会联系财务顾问,探讨一下提供奖学金的可能性。」

  (下期再续)

【要闻】

【教会之声】

【释经讲道】

【特稿】

【培灵奋兴大会 祷文】

【咀嚼圣经】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牧心世情】

【环回新界赏教堂】

【生命教育】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

【连载小说《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