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古怪发音

2980 期(2021 年 10 月 3 日) ◎ 连载小说《舍得》 ◎ 寸草心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甄晓易按电话中约定的时间来到这幢神秘的小白楼。一位穿着淡蓝制服的女佣领她进入一间有开放式小厨房的明亮厅堂,正中央的长桌上整齐摆放七套餐具,墙上唯一的装饰是洁白小巧的圣母雕像。整幢房子非常安静,女佣拨完内线通知主人,便到厨房默默备餐。晓易在靠门的长沙发坐下,心想这样也许比较安全。

  大约十分钟之後,一个衣着朴素丶身材特别矮小丶皮肤晒得黝黑的羸弱老人蹒跚地小步挪进房间,面带微笑向晓易伸出一只瘦削的手:「Hello, I am Brother Chang!」她认得出是电话中那个发音相当古怪的嗓音,马上站起来握住,手是冰凉的,亚洲人的脸上一双黑眼睛小而有神。

  「我和弟兄们都住在楼上,Susan每天下午来做晚餐和打扫,我们只有早晚两餐,衣服是各人自己洗。」长老缓慢地扶着椅背在沙发边沿坐下,从女佣开始介绍小白楼的情况,然後转过头,随和地看着拘谨地坐在右侧的晓易:「很高兴你能来,请说说为何到这里读书以及你的家庭。」

  「嗯,我在广州的大学毕业,是家里唯一的孩子,父母都在政府的企业服务。堂伯离华来美失散几十年後重逢,主动资助留学,我刚入学修读工商管理硕士不久……」她怯懦地低声回话,不觉得人家会感兴趣,反正自己就是剧社那些华人眼中的「乡下妹」。那个曾经充满保护的家遥不可及了,意识到自己原来舍不得爸妈已经太迟,没钱联系,更何况说好了毕业再见,一切听从堂伯。

  「啊,很好,这是上主赐予你出国的机会呢!」长老眼神上望,接着又问:「你的堂伯还好吗?」。

  「嗯嗯,来到美国才知道他在治病,是肺癌,所以我……」她欲言又止,不敢披露更多堂伯的家事。

  「原来这样哦,我会向圣母为他祈祷的!」长老一边表达安慰丶一边若有所思,还费劲地把瘦小的身躯一点一点地往後挪,直到完全挨在椅背上,这让他能坐久一点。老人垂下单眼皮,似乎在记忆搜寻甚麽:「广州,在中国的南方,我父母曾说家乡在那里附近,生活艰难才来美国。他们都不懂英文,妈帮人洗衣服,爸在码头做苦工,非常努力才养大三个孩子,我们在家里只讲家乡话……我在这所大学的附属高中毕业後,太平洋战争爆发,就去了当兵。」

  晓易这才明白,长老的语音混杂着父辈的方言口音,难怪听起来那麽累。但为了奖学金,她耐着性子从古怪的发音中捕捉单词,现在对方停了话,她只好硬着头皮回应:「噢,原来令尊也是广东人啊,您还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了不起!」一边说丶一边担心误会了他的意思。

  (下期再续)

【要闻】

【教会之声】

【文林】

【释经讲道】

【培灵奋兴大会 祷文】

【咀嚼圣经】

【城市心灵】

【天地人和】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每月眉批】

【牧心世情】

【环回新界赏教堂】

【生命教育】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

【连载小说《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