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未必等於真相

2958 期(2021 年 5 月 2 日) ◎ 每月眉批 ◎ 施德藩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马克思不是已经问过:相对於蒸汽机的发明,政治的变动又算得甚麽?这发明不是比所有革命更改变我们的生活吗?而难道马克思今天不会说:比起互联网的发明,所有反对全球资本主义的抗议又算得甚麽?……

  自由共产主义者不要只是成为赚钱的机器。他们要自己的生命有深一层的意义。他们反对旧式宗教,却追求灵性丶非认信性的默想。……他们首选的座右铭是社会责任和心存感恩:他们是最先承认社会待他们不薄,容许他们利用自己的本领累积财富,因此他们理当回馈社会丶帮助人们。毕竟,倘若不去帮助人,他们的成功又有甚麽意思?唯有这关爱令生意的成功变得有价值……

  比尔盖茨(Bill Gates)的两个面相,对比着索罗斯(George Soros)的两副面孔。那残酷的生意人摧毁或买起他的对手们,用尽一切手段和技巧达到他的目的,造成实质上的垄断。其间,那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慈善家却优雅地问道:『假如人们没有足够的食物和死於痢疾,就是有电脑又能怎样?』在自由共产主义的伦理中,慈善事业正好平衡了不择手段地追求利益。慈善事业,是隐藏经济剥削面目的人道主义面纱。在一个大规模的超我敲诈中,已发展国家以援助丶信贷等去『帮助』发展中地区,并以之回避那关键的问题,就是他们对发展中地区的悲惨状况的参与和共业。」

  ~Slavoj Žižek(齐泽克), “Violence”, London: Profile Books, 2008, pp.17-19

  在互联网上,我们都知道有相,未必有真相。想像主耶稣被拍下跟妓女单独谈话的片段,被人放在网上疯传。该怎麽理解?相片不会说话,只能靠诠释。这两年,网上充斥着见证不同「事实」的画面片段:事实就在眼前,但真相到底是甚麽?於是,人们慢慢发现,事实,有时并不等於真相。

  齐泽克指出,「主观暴力」是在一个零程度非暴力的背景下得到的经验。而「客观暴力」,却正正是内在於这「正常」状态下的暴力。客观暴力一般是看不见的,因为它正支撑着我们赖以意识到甚麽是主观暴力的那个「零程度」的标准。

  简单来说,为了利便量度丶参照,你将一个处境定为「常态」;以後那个「常态」就成为量度一切类似情况的标准。这样,「客观暴力」或系统性暴力就像物理学上那声名狼藉的「暗物质」(dark matter),本质上其实就是那光天化日下的主观暴力的复本(counterpart)。它或许是看不见的,但倘若你要理解那些看来「非理性」的主观暴力的爆发,你就不能不考虑这个隐藏的关键因素。

  马克思说蒸汽机的发明,比所有的革命更能改变人的生活;齐泽克引申,互联网的发明,让全球化资本主义消失於无形。互联网当然并非将全球化资本主义瓦解,而是使它不知不觉丶无声无息地融入并成为我们生活的关键部分。

  「自由共产主义者」,或俗称「左胶」,是他们在试图拨乱反正的努力中,被揭露本身正是他们声称要对付的问题的关键部分。盖茨是首屈一指的大慈善家,毫不吝啬地捐献上亿财富於教育丶救助饥饿和疟疾。当中的窍妙当然是:你要付出,就必须先攫取。索罗斯是全球闻名的金融大鳄,他却同时将一半时间放在人道主义活动,为後共产主义国家的文化和民主活动提供经济赞助,支持写作和出版—竭力抵销他有份制造的破坏性影响。

  从这个角度来看,贫穷丶疾病丶饥饿丶战乱这些看得见的人道灾难,都是摆在眼前丶显而易见丶必须处理的问题。而志愿团体丶慈善组织丶社福机构能够做的,自然就是这些逼在眉睫丶急需救援丶分秒必争的人道工作。你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有需要的人不理吧?至於背後引致这些灾难的结构性问题—也就是上面提到「常态」背後的「暗物质」—也只好留给那些搞政治的去处理了。

  这就是世界解决问题的方法:追逐事实。周而复始地去追赶那些帮之不尽丶做之不竭丶逼在眉睫丶急需救援的工作。就如齐泽克所言,我们就像用泻药朱古力去解决便秘的问题;到最後导致便秘的,却正是那些泻药朱古力。我们还不熟悉吗:「你光顾一杯我们品牌的咖啡,其中三分一的收益就用於捐助非洲饥民!你饮得愈多,捐得愈多!」

  面对彼拉多的盘问,主耶稣一针见血地指出祂的国不属於这世界。保罗随後亦劝导信徒:「不要效法这个世界」。毕竟信仰要处理的,并不是叫人眼花了乱的纷纭事实,而是那些事实背後的真相。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特稿】

【城市心灵】

【天路历程】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旅游世界基督教】

【每月眉批】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福传中华踏脚石】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