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民之死

2938 期(2020 年 12 月 13 日) ◎ 天角一坊 ◎ 艾阮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死有重於泰山,有轻於鸿毛。

  当死亡属非自愿,古人的智慧给了我们一点生存的意义与赴死的勇气。可是,若死亡以极速临到大量非自愿人口,遗下的只能是心灵的沈重与生命的轻贱。天灾丶战争丶瘟疫……人命成了一堆数字。甚至尸体太多,只能集体埋葬,没有尊严,也无从抗议。过去十一个月,世界各地为数极多有血有肉有形有体的活人突然变成一个编号,在每天的报道员口中一响而过,然後随即被遗忘。直至目前为止,因新冠病毒而死的人已超过一百五十万。随着日子过去,人们的心渐渐变得平静,是无奈,还是无情?这也是现代科技与资讯流通所带来的影响吧!媒体每天更新确诊和死亡数字,人们不知不觉变得麻木……直至某天,他们的至亲被确诊,然後死亡。所爱之人死了,我们才真实感受「痛」。

  关於死亡,圣经不乏人所须知的资料。

  「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审判。」(来九27)

  「……因为死是众人的结局……」(传七2)

  「无人有权力掌管生命,将生命留住;也无人有权力掌管死期;这场争战,无人能免……」(传八8)

  死是人的定命,也属上帝的主权。至於是安然去世,还是不得好死,非人所能知晓和掌控。圣经第一宗死亡事件,死者亚伯是被兄长所杀的。按记载,他是上帝悦纳的人。论到神喜悦的人,我们当然不能不提耶稣,他是神深爱的独生子,却被宗教领袖设计陷害,死在十架刑具上。死,连神所爱的人也不能幸免!既然无法掌控死,或许好好掌握活着的日子,算是可以令我们无憾的责任了。

  笔者的一位恩师杨锡锵牧师於今年九月去世。他原本是医生,却回应神给他的呼召,弃医从教,於中国神学研究院默默工作了四十年,一心培育神国的仆人。他的原文释经熟练精准,让学生能明白神话语的真义;他是智慧书的专家,解开约伯记和传道书不少疑问和奥秘;他又是校牧,以为父的心聆听学生,给予属灵指引和安慰。历届校友都敬爱他,去年得悉他确诊胰脏癌後,切切为他祷告。他在病中写下这些体会:

  多人恒切祷告不一定蒙垂听,免得我们以为可操控神。

  接受完善治疗不一定可痊愈,免得我们以为可倚靠人。

  拥有强健体魄不是理所当然,免得我们以此自夸。

  上帝器重之仆不一定无灾劫,免得我们以为有人更配得福。

  他在患病的一年多,积极接受各种治疗,身体受尽痛苦,思维却仍旧敏锐。稍为好转,坚持按神的感动开了十几班查经小组,教导圣经,又将对圣经的体会制作成图版,并竭力在病患中批改神学生的卷子,如常写下详尽的意见。他彷佛与时间竞赛,尽力完成神给他的最後托付。杨牧师对神给他这个病没有半句怨言,一心顺服走完人生路程,临走前在病床上向家人表示:自己一生无憾。一个属神的人对自己的死能作这种无悔的总结,实在令人羡慕!

  属神的人死亡,上帝又怎样看?

  「在耶和华眼中,看圣民之死极其宝贵。」(诗一一六15)

  彼得生的信息本圣经译本“The Message”用现代英语将这节译作:

  When they arrive at the gates of death, GOD welcomes those who love him.

  「当他们抵达死亡之门,神迎接那些爱祂的人。」(艾阮译)

  无论死亡是自然丶安然还是突然,原来对一切属神的人,它就是进入永恒的起点。在那里,主亲自迎接我们。

  就让我们好好活一场,一生无憾,等候迎向永恒!

  作品赏析:

  古往今来多少哲学家力图参透生死奥义,作者也不例外,尤其当死亡的手伸入她敬之爱之的师长身上。过去一年,死亡成为每日平常的新闻,它早已透过新冠病毒渗透到世界每一个角落,无数的人成为死亡册上的一个编号。直到某一天死亡临到我们所爱的人身上,我们才感受到它真实的威慑力。那不是一个编号,而是与我们生命互有连结的个体。艾阮写出了她的心路历程。(黎海华)

  作者简介:

  艾阮:基督教文艺创作人,矢志以文字丶音乐丶绘画服侍并享受神。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城市心灵】

【天角一坊】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教学抗逆】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福传中华踏脚石】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