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杰作

2938 期(2020 年 12 月 13 日) ◎ 心灵絮语 ◎ 李碧如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舞台春秋》虽然拍於近七十年前,有声电影才刚刚开始,一切都是新尝试,但查利卓别灵对电影语言的运用却已相当纯熟,甚至比今日的许多导演更出色。

  片子开始,失意舞者躺在床上,手上拿着酒瓶盖,镜头一转,观众看见门下塞着毛巾,立即联想到她自杀了。然後,醉酒的卡贝罗从外面回来,走到梯口,索了一下鼻子,再低头看到门底下的毛巾,立即破门而入。从头到这里,一句对白都没有,就让观众明白了事情始末。查利善用肢体语言,发挥默剧的最大优点。反观香港某些低手导演,往往「口水多过茶」,剧情一味由剧中人口述,观众不看画面,只靠听便能知剧情推进,更似是广播剧多一点。

  另外一幕,卡贝罗把年轻舞者介绍给剧场老板,一曲舞罢,老板惊为天人,立即邀请她加盟,然後大家簇拥着舞者离去,剩下卡独留舞台一角,完全被遗忘,舞台灯光一盏一盏熄灭,最後是一片漆黑。将卡贝罗的难堪刻划得淋漓尽致。他赏识的舞者得到别人认同本来值得高兴,但「只闻新人笑,不闻旧人哭」的势利对这位孤单的伯乐又是何等无情!

  电影末段,成名舞者反过来帮助失意的卡贝罗,收买观众进场「做媒」,鼓掌欢呼尖叫给予反应。观众一次又一次的欢呼,从开始的交差,到真心欣赏,最後热烈叫「安哥」,那个羣戏不着一言,却能让观众看出其中变化,怎不叫人赞叹。

  电影更值得欣赏的是结局不落俗套,查利没有把成功舞者写成忘恩负义之辈,也没有把年轻钢琴家写成横刀夺爱之徒,戏中人都是有情有义的君子,叫人在冷酷无情的世界仍感受到温暖,不致绝望。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城市心灵】

【天角一坊】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教学抗逆】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福传中华踏脚石】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