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姨

2938 期(2020 年 12 月 13 日) ◎ 城市心灵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星期日清晨,收到久居加拿大的表兄来讯,我的三姨在安大略省一所纾缓病院辞世,享年九十岁。

  家母有一姊一妹,所以我们自小称呼她做三姨。家母常说三姐妹之中,三姨最幸运,因为两位姐姐童年家贫,未几更逢战乱,二人无法入学,但三姨长大时家境改善,只有她有机会上学,念到初中,那年代女人识字已是万幸,而三姨更加懂一些英文。

  大概是这缘故,在我们下一代眼中,三姨是母亲外家中比较有「文化」的一人(但她则说三姊妹中家母样子最美)。外公在湾仔轩尼诗道近杜老志道经营家俬店,外婆负责烧饭,舅父流连在铺头,指指点点,姨丈则在家俬店做木匠师傅。记得姨丈姨母家住附近谢菲道的唐楼,楼下有间好像叫端正幼稚园或甚麽的。至於三姨,因为三姨丈是公务员,家境较好,一家五口住在北角邨。她的两个儿子都是在圣类斯中学念书,女儿则就读圣芳济各嘉诺撒书院,同班有林郑月娥。

  印象犹新的,是三姨有次请我们去湾仔道的国泰戏院看柯德莉夏萍的「窈窕淑女」(My Fair Lady),但对当时还在读小学的我们,似乎有点儿对牛弹琴,那次我们就是看了一半就走了,但三姨不但不生气,还请我们去吃云吞面。

  未几三姨一家移民加拿大,两个儿子在Manitoba 大学医学院毕业,表弟还有博士学位,但好景不常,六年前他突然中风,五日後辞世。再隔两年,三姨丈也病逝。三姨两年内痛失儿子及丈夫,她的悲痛非笔墨所能形容。两年前表哥陪三姨回港一行,将弟弟的一小撮头发带回北角旧居附近撒下,那次是我最後一次见三姨,还记得相见那一刻,她趋前拥抱着我,呼喊阿B 阿B (我的乳名)。

  刚巧在两个礼拜前,我曾到北角邨旧址一行,昔日三姨一家住过的北角邨早已清拆,今日变成豪宅加商场,但对出的北角码头仍在。我在商场的餐厅点了一客海南鸡饭,遥望窗外的临海广场,想起好多好多年前,曾到这里向三姨一家拜年。

  三姨,知道你是天主教徒,天主必与你同在。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城市心灵】

【天角一坊】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教学抗逆】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福传中华踏脚石】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