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香港人与教会接班危机

2938 期(2020 年 12 月 13 日) ◎ 教会之声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近年多了人谈社会撕裂,因不同政见带来社羣中的矛盾对立,各不相容。其实香港教会内部的分歧以至对立,原因不纯是因为政见或意识型态,而是反映了整个社会的世代鸿沟。吕大乐教授曾着有《四代香港人》(2007)一书,阐述香港社会现存有四代香港人,而因着他们的成长及生活背景丶社会经历丶文化学养,以至性格及处世态度的㢠异,带出了许多对立。

  四代香港人包括了:(一)二战前出生的第一代,现时已年届七丶八十甚至以上,多在国内出生,经过战乱,吃过咸苦,多视勤俭节约为美德。(二)战後婴儿潮的第二代,在战後至五十年代出生,多在公屋长大,童年时多少捱过苦,透过自身努力向上攀爬,又适逢经济发展搭上「顺风车」,取得各样成就。(三)一九六六至一九七五年出生的第三代,成长时社会环境已大幅改善,未经历过任何祸患洗礼,而随着教育的普及,多已晋升精英阶层,但因对上仍有战後婴儿潮一代,他们或会感觉怀才不遇。(四)一九七六至一九九一年出生的第四代,吕大乐说因着社会瓶颈效应,这一代最容易感到窒息和缺乏发展空间,再加上他们就业时适逢香港主权回归,遂对前景感到困惑以至有挫败感。

  其实香港社会还有第五代,就是接近九七年回归以至千禧年後出生的一代,有社会学家说他们是最典型的Me Generation,也是看手机和网络的新一代,对传统充满质疑,对现状也最不满。

  教会是大社会的缩影,当香港社会有这五代人,香港教会很自然也有这五个世代的信徒。从简化的保守/前衞角度,第一丶二代肯定被视为「保守」(除了政治取态,也包括对理财丶物业买卖丶扩堂植堂购堂建堂等的态度);第四丶五代多被看为「前衞」(第五代几乎被视为「激进」),他们有较明显的反权威倾向,在宗教生活上也倾向个人自由主义。 但最值得注意的,是今天香港教会「掌权」的多是第三代香港人,他们平均年龄是五十左右,在意识型态和社经位置上乃介乎「保守」与 「前衞」之间,神学取态上亦如是,但他们正面对空前严峻及完全没有先例可援的社会及政治冲击,其处境可谓岌岌可危。

  从历史发展的角度,香港教会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经历第一次「接班」,由西教士或西差会顺利交接到本土华人牧者,过程顺利而平稳。但可见将来的接班,是由战後婴儿潮一代的牧者和长执,传到出生於七十以至八十年代的中青一代,而适逢整个交替的环境是史无前例的充满震荡和挑战 (包括经济收缩丶奉献减少丶政治变动丶移民日增丶新生世代的种种诉求丶以至左翼平权思潮的冲击等等),惟厕身於此夹缝却又无可选择,只有迎难而上,勇於承担,相信上帝的恩典够用,知道教会乃建基於基督磐石上,世间威权永远大不过神的信实。

  吴思源(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出版部顾问)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城市心灵】

【天角一坊】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教学抗逆】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福传中华踏脚石】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