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世界与信仰实践
回应关键情境突破差异

2938 期(2020 年 12 月 13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教会常常将抽象的原则概念,视为具体的规范和要求,又将宗教事务放在任何其他性质的事务之上,没有对应当下处境,以致让人感到「离地」。由德慧文化主办之「多元世界与信仰实践」新书讲座已於十月三十日举行,由许立中先生主讲。

  许立中先生指出,教会经常强调认识的是绝对真理,但真理是相对性的,就如从不同角度看庐山,会因为建基於不同形势之上,而看见不同的风景。更正教强调唯独圣经,圣经是信徒唯一准则,但圣经的内容包含了不同朝代,既有历史书,亦有诗歌书等文体,即使为信徒提供客观仔细的地图,仍要视乎他们选择的是一天游还是深度游。他又认为,教会对於「多元」丶「相对」多是产生抗拒,强调真理只有一个,不明白相对观点,但不同宗派丶不同学者专家对圣经带来的不同亮光,其实就是多元相对的体验。

  他直言教会对社会和道德议题的退缩并非今日之事,例如对政治丶同婚议题会站在比较边缘的位置。当一般信徒仍然活在自己世界里,知识分子早已从人文传统表现了对世界的关怀和思考,以致今日基督徒要在现实世界捍衞信仰时,任何有意义的讨论都不能越过人文主义所定的界线,结果基督信仰持续地透过策略性让步,来稳住自己的阵脚,例如避开不谈圣经中杀戮等等被世界视为荒诞的故事。

  许立中续言以前电影的角色壁垒分明,但近年如《无间道》等电影不再如是,教牧应思考今日应教导人们选择做好人,还是如圣经所讲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今日很多人以教会的政治参与程度,去判定教会是否「坚离地」,他认为此态度有所偏颇,因为问题远深於教会对政治的冷漠。其新书《只缘身在此山中》特别提到奋锐党的西门,在符类福音的记载,除了记述西门是政治活跃分子的身分外,再没有更具体的记载,他仍然与其他门徒共同进退,也证明耶稣不排斥政治活跃分子,也是因为政治参与在天国事业中并不占有位置,仅是不需要抗拒或拥抱的活动。

  他认为有时候不参与也是一种参与,教会本质上不是功能团体,无需要有具体的政治立场,却是渗透及存在於社会的信仰羣体,自然地容纳社会不同阶层,使教会真正能关怀各方。教会对政治的影响是透过圣言宣讲,而不是政治的介入,因为一切政治实践都带着策略性的部署丶具体限制和实际执行上的偏差,若将政治立场直接兑换教会立场反倒带来危险。

  今日因不同政见造成的教会撕裂,许立中先生剖析指,上一代堂会相对单一,会友间的社会背景和社会关怀观相对接近,亦较着眼於个人层面的道德修养和属灵状况,以致分岭不明显,更可联手举办港九培灵研经大会丶华联会培灵奋兴大会等合一事工。但一旦牵涉社会事务,彼此间分歧表露无遗,毕竟中环精英与基层市民着眼点可以在有相当大的分别,加上近数十年教育普及,令基层教会下一代攀上阶梯,信徒亦积极参加神学院和机构的活动,令教会默默地起了变化,旧有二元对立模式,令教会和信徒提升到原则的对立,甚至势不两立,造成敌我矛盾的局面。

  他认为,每个人之间无法达成共识,是因为各自有无可争议的亲身经历,只能忠於自己最後判断。就如宗派羣体间永远存在对立的张力,是无法摆脱本质。耶稣不是呼召人进入宗教,而是作门徒,建立真实的信仰,成为支撑生命的支点。他提醒,慎思明辩後需要返回信仰的基本,十二门徒没有可观的学历,只是诚实面对上主,作出无畏的决策。

  他认为纵然任个事情都可有不同观点,但真正起到作用的只得一个,就如昔日香港人看狮子山只得一个角度,但今日狮子山精神缺乏关键情境,同舟共济只变成陈腔滥调,无法起作用。他总结说,最传统的教义,若缺乏了关键情境或角度,就难以在多元世界中突围,令人念念不忘产生回响。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城市心灵】

【天角一坊】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教学抗逆】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福传中华踏脚石】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