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灵」开始—
重新注入生命色彩

2902 期(2020 年 4 月 5 日) ◎ 广荫颐养 ◎ 何婉慧(广荫颐养院院长)
黄智恒(广荫颐养院职业治疗师)
刘明凤(广荫颐养院驻院牧者)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社会老龄化是全球共同面对的挑战,而长者的灵性需要与关顾亦成为全球各方专业学者近年努力研究的重要议题。为甚麽老年与灵性拉上关系?灵性又如何影响年长者的生活质素?

  

  

  世界衞生组织提倡灵性为全人健康的其中一个重要部分:「病人与医生已经开始知道在治疗过程中必须包含重要的生命价值元素,例如:信心丶希望丶慈悲感等。而我们要将对生命『灵性』的价值放进促进全人健康和提倡生命质素的工作中,并强调身心灵健康的重要性(注1)」(WHO, 1998)。而一些学者亦为「灵性」(Spirituality)订下相关的定义:「灵性是一种透过每个人追寻生命终结的意义丶目标,超越生命困难及经历与自己丶家人丶社羣丶大自然或与神圣力量结连的关系,而发挥自我内在的生命质素。而灵性亦会藉个人价值观丶信念或行为习惯等表现出来(注2)」(Puchalskietal, 2014)。

  老「灵」.转化

  早阵子,我们前往澳洲参加了「第八届老龄化与灵性国际会议」。当中一位讲者分享了一项关於体弱长者与灵性的研究,希望了解长者在人生的最後阶段还有甚麽渴想。参与研究的二十五位长者,年龄介乎七十一至一百零二岁,当中超过八成居住於护老院,包括有宗教及无宗教信仰人士。研究发现,长者限制/困难(可能是身体/心智/情绪方面)虽然大,但内里却有一个强大的「自我灵性转化」(Self-transcendence)的能力:「即使遇上逆境,却能发挥/提升/激发内在潜能」。愈是体弱的长者在灵性上有较高的灵性转化能力,反映灵性可以发挥帮助长者在重重困难中得到超脱的重要功能。参与研究的长者更指出,能够畅谈及表达对自己生命具重要意义的事是一个十分奇妙的过程,更形容为「好像被撕破表皮」,展露出最真实的自己,感觉到与人连接。研究指出「用心聆听」丶「认真对待」及「无比尊重每一个人的需要」是达致优质的灵性照顾的重要元素。

  不少长者大半生营营役役,疲於奔命,所求的是平平稳稳的生活。可惜岁月不留人,身体机能逐渐减退,大小病痛亦随之而来,令他们常常药不离口。由昔日的家庭照顾者慢慢变成被照顾者。身分角色的转变丶身体机能的消退,或多或少带来个人丶家庭及社会的影响。更甚的是,有些长者患上在旁人眼中比癌症更恐怖的认知障碍症──在医学上仍未能完全根治方法的退化性疾病。着名的神学家约翰·斯温顿(John-Swinton)形容世人看患有认知障碍的长者,或患者自己也会认为活在世上是浪费时间,也正蚕食社会上的资源。他们怕成为家庭及社会的负累,是世界的「负资产」。

  当世界资源不断萎缩时,我们会选择接纳和肯定这些患有认知障碍症的长者,还是选择拒绝和遗弃他们?当有认知障碍的长者生活在我们的社区丶教会或就在我们的身边时,我们应该或不应该做些甚麽?

  归「灵」.重启

  约翰.斯温顿提倡每位患有认知障碍症的长者与其他人一样也是有着「公民身分」(citizenship),除了需要被人肯定和尊重外,同时,他们亦拥有自由丶选择丶平等的权利。最重要是他们仍然可以活出自我和追寻生命的意义。虽然他们因为脑退化而记忆力减退,但只要我们懂得以不同方法进入他们的世界,自然会发现许多非凡的故事。透过故事的陈述,他们可以再次与「我」及「世界」从新接连,亦让其他人不只看到他们的「躯体」(Body),而是他们的「身心灵」(Body-mind-spirit)丶「全人」(Well-being)在万事万物中产生共融。我们作为陪伴者,也可以体会神的创造。虽然患有认知障碍症的长者「躯体」看似已经走向朽坏的阶段,但心灵却往往能保持与神和人以及世界的接连。

  学者们亦提倡为患有认知障碍症的长者建立友善教会(Dementia friendly church)。那麽,基督教属灵资源能如何帮助他们?事实上,不同的宗教礼仪,如诗歌,经文及祈祷等能发挥独特的效用。有些已经患上中期至晚期认知障碍症的长者,他们可能已经失去语言表达的能力,目光时而呆滞,看似没有反应。但当他们浸淫在属灵的氛围中,一起诗歌敬拜时,又彷佛被神及其他人的关爱所触动。在感受到爱与被爱时,他们亦能在安恬中一展笑靥。在我们认识的长者中,金伯伯平日时常要求回家,但当我们邀请他一起祷告时,他都能安静地细听每一句祷文,并且在祷告完毕後表示谢意。张婆婆因为经常自说自话,不愿细听别人说话的她总径自说过不停。然而,每当她参与崇拜时,却会凝神专注地聆听着神的话语和教导。我们相信属灵资源确能引领长辈们重拾昔日享受与神丶与人,甚至与自己同行的时光,带动他们仍有的感知体验,激发内在对生命的渴求等,让生命重注盼望。

  过去,我们可能因缺少这方面的了解而错失了牧养这些患有认知障碍症的年老信徒,他们或许已被遗忘在信仰羣体之外。现在,我们盼望能为他们建立一种合乎他们能力而能让他们参与的教会聚会。因为他们也是在地上的「公民」,在神国度中的「子民」,属「灵」的资产,在「灵」里满有丰富的内在素质。我们期盼在不久的将来,在各教会中亦能持续关顾这羣患有认知障碍症的信徒,成就神多元且丰富的事工。

  「灵」听.关爱

  在旅程中,我们也走访不同服务机构,从中了解澳洲在长期照顾服务上的需求和发展。而其中一所位於澳洲Rooty Hill的长者服务机构,提供主流优质长者住宿服务超过十五年,一直为这羣不被遗忘的长者提供一项以感官治疗及灵爱为根基的平安关顾服务。在日间,约六至七位有晚期认知障碍症的长者会被安排在一个十分安静的房间集中看顾。当踏进由隔音玻璃趟门分隔出来的房间时,便可感受到柔和的音乐及香薰的味道安抚着心灵。专责的照顾员对每位长者的生命故事了如指掌。此外,照顾员每天亦会为各长者轮流进行感官活动,包括手和脸部按摩丶轻轻拍打及唱歌等,又会拥抱及亲吻长者的前额或脸庞,令长者真实地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接触和被爱。他们那种关爱长者需要的态度和敏锐能力,确令我们也感受到那份「爱人如己」的真摰。

  

  

  另外,我们亦有幸拜访创立三十九年的澳华疗养院基金会辖下不同类型的长者服务单位,见证他们对长者服务的创新成就。其中的「钱梁秀容疗养院」主要为华人而设。安老院建於公众公园旁,每间房间都有开扬景致。院内设有游走径及户外种植区,长者可於室外散步或打理园艺。在这里居住的长者不论体弱程度如何,睡床都没有安装床栏,院方也不会使用约束物品。这也是香港鲜有的做法。问及如何预防由床跌下的意外,院方指他们会使用Crush Mat(防撞垫)及把床调至最低位置。而对於活动较自如但仍有一定跌倒风险的长者,床高的设定则需由治疗师评定,并会挂上Bed Height Indicator Tag(由床上垂吊到刚刚贴地的一个指示器)让照顾员在每次升降床後都懂得调校至所指示的高度;有需要时亦有红外线体位警报器或床边扶手,保障长者的自主及安全。种种设备和做法都体现出院方对长者们的体恤丶爱护和尊重。

  

  

  

  从「灵」.重注

  我们深信灵性关顾对於长者的生命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当人面对疾病丶年老及生命受到威胁时,不论有否宗教信仰,都会遇到不同程度的心理压力,例如:担心丶愤怒丶失落丶失控丶丧失尊严丶失去社交角色和人脉丶失去希望和梦想丶丧失自我形象丶分离丶被遗弃的感觉等。我们盼望能一起发挥我们自身「温柔」的力量,透过温柔的声线丶贴心的触摸丶用心的聆听丶真摰的对待,去尊重每一位长者独特的生命。同时,透过重整过往的生命经历,让长者寻回自己的灵性需要和来源,再透过合适的生活互动和环境,平安丶宁静丶舒适的氛围,为长者注入希望丶意义丶舒适丶力量丶和平丶爱和联系,减少对年老及死亡的恐惧,减轻他们因疾病带来的痛楚,重拾自主独立的能力,让生命活得更有活力和盼望,并让他们对死亡找到新的定义。当亲人也体会到长者有一股平和及正面的力量去面对疾病和死亡,这个正面的讯息也盼望可令他们在生命中自我灵性转化,在哀伤的过程中逐渐减低悲伤情绪,并重建生命的信心和盼望。而作为照顾者的同工,能够见证长者能够平安和舒适地向着生命的标竿直跑,也会对自己的工作产生正向心理的态度和情感,增加工作上的成就感。这正好反映「灵性」可以帮助长者丶亲人和照顾者的生命在不同困难中,可以重新将生命焦点定位。在逆境中发挥生命内在美好的素质,重注生命美丽的色彩。

  注1 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 (1998). WHOQOL and spiritually, religiousness and personal beliefs: report on WHO consultation. WHO. Geneva.

  注2 Puchalski, C. M., R. Vitillo, S. K. Hull and N. Reller. (2014). Improving the spiritual dimension of whole person care: Reaching national and international consensus. Journal of palliative medicine, 17(6): 642-656, p.5.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九龙半岛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广荫颐养】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

【香港基督教医疗发展口述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