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第一代社康护士

2902 期(2020 年 4 月 5 日) ◎ 香港基督教医疗发展口述历史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一九六五年,年仅二十四岁的李维爱(Liv Weber-Aslaksen)只身提着行李来到香港,为基督的名服侍这里的社羣,她没想过自己会成为香港第一代社康护士,为出院病人提供上门的服务,并见证它如何从被不看好而终成为政府资助的项目,写下香港医疗发展的一页历史。

  差遣年轻专业服侍穷人

  李维爱出身於挪威的一个基督教家庭,曾修读护士学校和公共衞生课程。当时她所属的衞理公会,鼓励年轻专业人士到发展中的地区服侍,见证基督,於是向差会提出申请,她说刚好「香港来信,指明需要一位受过公共衞生训练的宣教士」,於是一九六五年她先到英国接受半年的宣教训练,然後再到香港。

  接待她的是香港衞理公会的医务委员会,因为他们想发展医疗工作。李维爱到港时,已经有来自美国的 Joan Cleland 和来自台湾的 Marjorie Chuck 两位宣教护士,在教会辖下的衞理(Wesley)和亚斯理(Asbury)两所服务处的诊所工作。

  为了能服务普罗大众,李维爱先在新亚书院学习广东话,两年後,位於安素堂的杨震社会服务中心成立(1990年改名为循道衞理杨震社会服务处,下称「杨震」),原先准备在杨震的地下设立诊所,但发觉对面已有广华医院,「开一间诊疗所好像没有意思」,建议最後被否决。

  浴缸上的女人

  就在各方寻找更好的替代方案时,发生了「浴缸上的女人」一事,造就了一项新的医疗服务。

  故事是这样的,负责计画的医务委员会主席陈立侨是一名私家医生,有次出外应诊,病人是一个八十多岁的婆婆,中风後不能行动,加上精神有点错乱,晚上会大声叫;家中没有地方,家人就放了木板在浴缸中当床,安置她在那里。家人後来准备移民,希望陈立侨替婆婆找处老人院。

  陈立侨为帮不上忙感到难过,但在脑海中却浮现一个念头∶何不订立一个计画,让护士上门去跟进出院後的病人?

  於是他先跟Joan Cleland 商量,并很快获得教会通过,当时陈立侨的目标是将服务推广至整个香港,并能得到政府的资助。

  由於服务由零开始,负责的四名护士包括 Joan Cleland丶Marjorie Chuck丶李维爱和 Ida Martinson ,他们决定自行设计一些课程训练自己,并招募了两位本地护士 Jessie Tsang 和 Edith Tang一起工作;不久Marjorie就离开香港返回老家,而Ida 则转去观塘基督教家庭服务中心,参与该中心後期开办的社康服务。

  六七暴动如常工作

  一九六七年暑假,一切准备就绪,服务正式开始。最初是和广华医院合作,由於病人主要是中风後半身不遂,所以杨震再招募了一位美国来的物理治疗师义工 Mary Surls,教李维爱等人一些简单基本的康复运动,她们将学到的教病人和他们的家人,还有「帮病人洗伤口丶拆线打针」。

  她们也会教一些日常衞生常识,「如果小朋友没有刷牙,那我们就要教他」;甚至当时家庭计画指导会提出的家庭计画知识,李维爱也会讲解。

  每天早上,李维爱就提起她的袋子,放进了消毒纱布丶钳子等工具,一个人「去最穷的地方,多数是徙置区,如李郑屋邨丶石硖尾丶横头磡丶深水埗」。

  对於这些地方,她说并不害怕,「其实我们穿上制服,别人(对我们)都很好」。

  制服是她们自己设计,夏天穿浅蓝色的裙子,冬天改穿深色长裤。

  刚开始时正值六七暴动,她从收音机听到很多人在街上大声叫,虽然「那些炸弹我们没有办法知道」,确有少许害怕,「但是我们那时年轻」,故此还是如常工作。

  政府冷待Vs家属欢迎

  服务最初是免费的,「慢慢就二元丶四元这样加上去」,到一九七八年就收费五元。李维爱说最初病人不多,每天只有两丶三个,「因为那些医生不是太会介绍病人」,原来这个服务太革新,医生们却很传统,以为需要带同很多装备才能帮到病人,「其实不需要,可以很简单」。

  对她来说,当年最大的问题「就是政府不接受,医生不明白」;反而病人的家人都很合作,「因为我们教他们怎样照顾病人」。

  在早期的病人中,李维爱记得一位六十岁中风的男士,他独自住在石硖尾徙置区,每天她和同事轮流去看他,先给他买早餐,然後烧开水替他洗澡,又帮他做运动,「慢慢地动一下手脚」,而最重要的是提醒他吃药。几个月後,男士也可以慢慢走动了。

  只是她也承认有不少个案,「好像没有办法真正帮助他们」,就曾有一个住深水埗床位的病人,五十多岁坐轮椅,还需要换尿管。回想起来,「我觉得香港是一个很不公平的社会」,她看到香港人很勤奋工作,但政府却好像没有帮助他们,并随着更多难民的涌来,致使社会问题增多。

  推行十年终获资助

  纵使在紧绌的资源下,李维爱与她的团队所做的工作,很快得到其他医院如圣母医院丶灵实医院的认同,并与杨震合作,开设自己的家庭护理服务。一九七零年,那打素医院更开办全港第一个非正式的社康护理课程,从杨震借调了李维爱和 Edith Tsang 去帮忙,学生除上课外,也会跟着外出探访。

  同年陈立侨医生邀请英国皇家护理学院的祈丽珍(Joan Gray)来港,「帮我们介绍社康护理,并与政府联络」。祈女士那时刚退休,来港後除帮忙出版小册子《Bridging the Gaps》(引向健康的桥梁)外,亦出任那打素医院社康护理计画总监,将之发扬光大。

  後来杨震与其他关注团体成立一个由香港社会服务联会主持的委员会,游说政府支持,并於一九七六年发表由香港大学社会工作系卡特女士 (M. J. Carter)撰写的报告,描述社康护理的成效表现,政府终於在一九七七年,亦即社康护士推行的十年後,宣告补贴这项服务,并於两年後纳入香港医疗服务体制中。

  自身专业表达基督信仰

  不过这时李维爱早已离开杨震,「因为 localization (本地化),即是不需要外国的护士,因为本地就够了」。她由一九六七年至一九七四年,总共在杨震工作了七年,其後曾在越南难民营工作。於一九六九年结婚,一直以香港为主要住家。

  作为香港第一代社区护士,「我很开心有机会开展这工作,因为对整个社会有很大影响」。她说很多人以为基督教联合医院是这方面的先导者,殊不知杨震社会服务中心才是创办机构,特别是陈立侨医生把它引进来;事实上来自马来西亚的陈立侨(1920-2008年)也是一名宣教士,有份创立基督教联合医院和灵实医院,在香港的基督教医疗发展史上有着重要角色。

  李维爱当年透过医疗服务表达自己的信仰,并强调「我们服务,不是用口讲,而是做事,好像耶稣一样医治别人」,因此不会主动宣讲福音。她说六十年代来香港时,已有其他年轻的西方基督徒,以社工丶医生丶老师的身分留在这里,各自在基督的呼召下贡献自己的专业,为的是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李维爱 ︳杨震社会服务中心前社康护士

  访谈日期∶2019年3月19日

  访谈学生∶卢冠侨丶庄尹维 / 香港浸会大学

       何礼杰丶王臻熙 / 华英中学

  整理及撰写∶马少萍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九龙半岛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广荫颐养】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

【香港基督教医疗发展口述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