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人

2882 期(2019 年 11 月 17 日) ◎ 谁明宣子心 ◎ 宣婆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许多年前在新加坡,我们的日本同事在印度尼西亚长大的小女儿经常说「我不是日本人」,然後补充道:「我不是纯日本人,我是国际人」。我很快意识到她的父母以一种最简单的方式明智地教导她并了解她的身分。这对日本人来说比对其他民族更重要,因为在他们的文化中,他们对「我们」的定义非常严格,近乎排外。通过宣称自己是「国际日本人」,无论走到哪里,特别是回归祖国,她都比较容易回答「你是谁」。後来全家搬回了日本,这个小女孩长大去了非洲宣教。

  最近我和一位来自香港的女士交谈,她的孩子在日本成长。她教她的儿子:「无论你的日语有多好,你都不是日本人。重要的是你要学会说中国话,并认定自己是在日本长大的中国人。」

  跨文化工作者的孩子一次又一次地发现自己对自己是谁感到困惑。身分问题会影响他们的归属感丶职业选择丶长期居住地丶甚至决定和谁结婚。这些「国际人」的父母真的了解他们的子女吗? 未必。真是「谁明稚子心?」

  另一位宣子的母亲告诉我,一次她十几岁的儿子独自旅行。在机场,移民局官员问他:「你是哪里人?」。这个男孩突然崩溃,大哭了。

  我的大女儿大学毕业时很想在香港找工作,完全因为想到父母是香港人。她当过一个暑假的实习记者,拿着地图在这陌生的城市满城跑,後来没获得长期工作,也没成为香港人,远居他乡。但作为国际人丶媒体人,她仍然非常关心香港。近日全球关注香港新闻,所以我便定期给她简报,回答她的提问。国际人都是比较无国界的,他们会主动关心地球另一端的人和事,看看住在香港的年轻外籍人士便知。

  很多回流的宣子们选择去国际教会而非广东话教会;也有不少和非华人结婚,因为同是国际人! 这夥一直寻寻觅觅的稚子心终於找到了知心人,虽然不同国籍或种族,连系二人的就是他们同是国际人的那份心情。迁徙成为常态,四海为家却永为异乡人。

  聪明的父母在回香港(或原住地)之前,可以跟子女排练一下如何回答常被问到的尴尬问题如:「你会讲广东话吗?」丶「你喜欢香港还是(侨居地)?」;又要轻松地示范一些幽默应付批评的妙语 (注: 儿女情绪常是被父母牵动的(相反亦然)。父母先培养幽默感,提升快乐指数,便是儿女的保护伞了。)

  父母除了传授母语之外,还可以正面地讲一下原居地的衣食住行丶人文历史丶家族分布等等,增加儿女的归属感。但不必勉强他们和表亲深入交往或出席每一次的宴会,顺其自然好了。这方面我们没太尽力,但当我的女儿成家之後,远住他乡,有一天她忽然请我列出所有表亲的名字和近况,她想为他们祈祷。

  多元文化的基督徒家庭最重要的使命是培育子女扎根在基督里,将来不管走到哪,信主羣体就是地上的家,盼望就是天上永远的家。告诉他们,当年耶稣来到陌生的地球,祂也是一个异乡人。上世纪有一首曾经广为流传的福音歌描述耶稣,The Stranger of Galilee(中译:加利利的陌生人)鼓励你现在下载,邀子女一同听这歌。

  最後,国际人是很好的跨文化福音大使人才哩。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E疗行传】

【九龙半岛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广荫颐养】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

【谁明宣子心】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