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床牧关教育对院牧及牧养的贡献

2878 期(2019 年 10 月 20 日) ◎ E疗行传 ◎ 曹敏敬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临床牧关教育(CPE)的起源

  在传统的神学训练中,神学生可能对圣经批判丶哲学丶神学丶逻辑辩论丶教会历史有认识,但却较少有适当的临床实际训练,尤其人格学(Personality Theory) 的训练甚少,根据金查理(Charles F. Kemp)的研究,在一九二零年代初期,有嘉宝得医生(Richard C. Cabot)提倡神学生有一年的临床神学训练,把神学带到病床旁边,带到哀伤的丶垂死的丶残弱的丶年老的及犯人那里去。

  在一九二二年亦有基勒医生(William S. Keller)建议,使神学生接受临床训练,开始时学生在暑期的晚上到基勒医生家中由他亲自指导,日间则把学生分派到精神病院丶福利局丶人际关系法庭丶社会衞生处或其他机构作实习训练。至於布伊申(Anton T. Boisen)可说是一位传奇人物,他曾学习语文丶森林学丶神学丶宗教心理学等,并多次患上精神病,一九二四年受聘为医院院牧(Worcester State Hospital),翌年在该医院为神学生开设临床训练,成为临床牧关教育的先河。

  那打素医院临床牧关教育(CPE)课程

  自从那打素医院在一九九七年於大埔开始以来,那打素医院就设立临床牧关教育(Clinical Pastoral Education, CPE)。课程内容是整合神学与医学丶心理学及社会科学设计而成。每一单元的训练期不少於四百小时,包括临床实习丶专题讲座丶小组讨论及个别督导。课程以学员个别的需要为主,以实践为本,藉着接触院友丶同侪及督导的回应,使学员在实际的处境中作切实的神学反省。

  为提升课程的质素,更设有「临床牧关教育专业谘询委员会」,除大力支持督导及学员在学习过程中有更多的得着,并在三年前把课程更新,不但提升学员灵命的质素,更使课程适合处境的需要,以达到更佳的果效。

  对院牧及牧养的贡献

  过去二十二年,那打素医院透过CPE课程,已培育了超过五百位学员。大部份修读一个或两个单元,亦有小部份修读三至四个单元。CPE不只是培养医院的院牧,更是帮助教牧人员提升他们在牧养上的能力。

  首先,CPE有助学员个人成长,课程中有生命故事的分享,学员不但体会生命故事中成功与丰盛的一面,更披露了生命成长中的创伤。透过督导及同侪的回馈,使创伤得到治疗,从而达到较全面的成长。

  其次,在小组人际关系的互动中,认识在别人眼中的「我」,不但学习接纳同侪对自己客观及善意的批评,亦学习用爱心接纳他人的弱点。这小组互动的学习,有助学员在实际处境中作更具体的神学反思。

  学习同感心的聆听(Empathic Listening)是CPE另一种贡献。学员不但聆听对方说了些甚麽,更从聆听的过程中去感受对方的内心世界,感受对方内心的伤痛丶困扰丶失望及恐惧,好像是自身的伤痛丶困扰丶失望及恐惧一样,这种身同感受的聆听,便是治疗的开始。

  总结

  「矜悯为怀」乃那打素医院的院训,CPE是生命影响生命的课程,不但帮助学员发现他们的「慈心」,更培养及锻炼他们的「慈心」(矜悯为怀的心),使这慈心得到上帝的赐福及使用,达至治疗的功效,成为院牧及牧养中不可或缺的事奉及功能,使荣耀归於上帝。

  (注:以上部份资料取自《那打素临床牧关教育手册》及笔者所着《教牧心理辅导》一书。)

  曹敏敬(那打素医院CPE专业谘询委员会主席)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培灵奋兴大会 祷文】

【E疗行传】

【九龙半岛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