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利米哀歌》反思处境
深信慈爱上帝施予救赎

2878 期(2019 年 10 月 20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香港基督徒学生福音团契丶公理汇研已於九月二十七日,假中华基督教会基道堂合办「『还可以怎样祷告?』 ──哀歌的时代意义」讲座,中国神学研究院副教授(圣经科)张智聪博士以《耶利米哀歌》对照当下处境,鼓励信徒在不安的世代持守盼望,认清上帝才是掌权者。

  张智聪博士指,《耶利米哀歌》是记念第一圣殿被毁的经文,对犹太人而言,圣殿被毁是永恒哭泣之日,也泛指民族或个人悲剧发生的日子,因此当信徒面对苦难可颂读《耶利米哀歌》,从中寻见上帝。他表示,诗人在前三首《耶利米哀歌》均先向上帝哀诉痛苦,然後变成哀求,惟第四首及第五首则分别全首为哀诉诗及哀求诗。

  哀诉苦况 深信神慈爱保守

  他解释第四首前半部分(四1-10),先述说黄金丶纯金等不易变质的金属竟然变质,再描述妇人和社会高级阶层的巨大转变,带出身处的城市已变得陌生,社会崩溃得超乎想像,受影响的程度甚至比想像中更广更深。至於第四首後半部分(四11-22),诗人指因宗教领袖流了义人的血,故耶和华发出愤怒,以致这城急速陷落,可见上帝是掌权者,祂的愤怒才是这城沦陷的原因。反观,有人将香港现今处境归究於不同原因,张博士直言从《耶利米哀歌》中看出,耶利米及同袍明白一切都是出於上帝的缘故,以致他们思考如何向祂呼求,其他人为因素全非主因。

  诗人续哀诉仇敌无处不在,自己已到了走投无路的阶段,但在看不到出路时,最後两节经文(四21-22)却釜底抽薪,不但宣告耶和华的苦杯将临到仇敌,更指锡安罪孽的惩罚已经结束及百姓不再被掳。他解释,由於城市的兴亡全系於耶和华之手,经文巨大转变正是源於诗人深信耶和华的慈爱,祂能结束惩罚罪孽如所多玛般深重的人,更因祂的慈爱令城市不被灭绝。

  顺服旨意 认清至高者掌权

  「人在年轻时负轭,这是好的。」(三27)张博士以此经文为例,解释年幼的牛必须戴上轭,否则便与主人无份,因此负轭过程纵然痛苦也要安静忍受。他续言,诗人在第五首哀歌开始,便求上帝垂怜和留意他们所受的凌辱(五1),背後正正指出饱受凌辱的原因源於人对上帝救赎的盼望,深信在上帝的慈爱下,纵然负轭也是好的,因为受凌辱只是对上帝慈爱的坚守,并坚信祂会以慈爱守护这城。

  至於《耶利米哀歌》尾声(五19),诗人宣告上帝坐着为王,主权直到永远,正是指人生所经历的每件事,最终只能归因於上帝,而非其他人或外在势力,并要深信祂的慈爱会将子民扭转过来。从经文所见,他指诗人再次顺服在上帝的主权和旨意中,但顺服不等於噤声,因此诗人在二十至二十二节继续寻问上帝,更以问句:「难道祢全然弃绝了我们,向我们大发烈怒?」作为整个书卷的结尾。他解释,诗人当时仍未知道前路如何,并非因清楚处境将逆转而祷告,「他们唯一有力量祈祷仍是基於──城的灭亡与复兴丶人的存与留都在神手中,而这位上帝是慈爱丶不会令其灭绝的上帝……惟有这样(的信念)才可面对未知的将来。」

  张博士强调,《耶利米哀歌》教导信徒不但可以将失去的东西,以各种形式陈明在上帝前,更明白祷告不止停留於诉求,而是从中反思上帝的心意。对於正受凌辱的人,经文鼓励他们在苦楚中持守盼望,静默容让轭加在自己身上,成为对上帝慈爱救赎的等候;此外,信徒更要认清怜悯恩慈的上帝才是掌权者,而非任何政权,以致有力量继续祷告。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培灵奋兴大会 祷文】

【E疗行传】

【九龙半岛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