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肚胶

2843 期(2019 年 2 月 17 日) ◎ 平视人生 ◎ 李灏麟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去年山竹来袭,本港海面翻起巨浪,更有岸边卷起沈积多年的塑胶垃圾。有市民自发清理,就曾发现一个似曾相识的汉堡包盒,於是手执一看——喔,是一九九六年的发泡胶盒,今天重光依然晈洁如新!

  近日,我在How to Give up Plastic一书里,遇上更为骇人听闻的数字。海里的塑胶垃圾,大部分由陆地流入,容量之大,相当於每分钟一辆货柜车直插入海。科学家推断,按照现时海洋塑胶垃圾增幅,其重量将在二零五零年超越海里所有鱼类重量的总和。这些塑胶不仅漂浮,更会上天下海,可在逾九成海鸟的肠胃找到,也在地球上最深的海床有所发现。

  读毕全书,我最讶异原来身上的衣服,竟是海洋里塑胶污染的元凶之一。准确一点说,出岔子的是人造纤维衫。这种物料在洗衣机内一洗,便释放出一条条「微纤维」(microfibre),比发丝更幼小,往往伴随洗衣机污水一并排走。有研究指,一件普普通通的人造纤维fleece保暖外套,一旦上演「松毛」大法,动辄可以变出二十五万条微纤维。

  我们当然可以做点小事,简单如少买一件衫,或只选购天然物料的衣裳。但该书的作者更为进取,抛出一些回响更大却不失鬼马的方案。让我试举三例:一丶拍摄上网—假如你逛街时瞥见任何过度包装的商品,不妨当场拍照,然後上载至社交媒体,写一两句表达你对塑胶垃圾的忧虑;二丶手作运动—摺一只只海龟或抹香鲸,寄给滥用胶袋的公司(例如连锁面包店),告诉该公司的行政总裁,你不忍目睹大海里胶袋处处,害得海龟和抹香鲸分别把其误以为水母和鱿鱼吞咽致死;三丶要求回「水」—不说不知,看不见的塑胶污染,除了上文提到的微纤维,还有潜藏在不少护理用品的「微胶珠」(microbeads)。倘若你在浴室进行一次地毯式检索後,赫然发现产品成分包含以下化学字体,包括Polyethylene(PE)丶Polypropylene(PP)丶Polyethylene terephthalate(PET)丶Polymethyl methacrylate(PMMA)丶Polytetrafluoroethylene(PTFE)或Nylon,鼓励你把产品寄回生产商,要求退款。该公司大概不会受理,但你已传递一个清晰讯息,告诉对方是时候改变了。

  作者还送上一个温馨提示,就是别太心急,试图一下子「绝胶」。要紧的是,告诉及向身边的人解释,为何你要踏上走塑之路,对方听了,才有机会跟随你的脚踪。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E疗行传】

【HeHeSheShe】

【九龙半岛赏教堂】

【净山清泉】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画出深情】

【谁明宣子心】

【阡陌上的邂逅】